听朝
TQR 作品

第二十六章:近朱者赤

    方才思榆被那昆仑掌门刺了一剑之后,她的胸口到现在还是血流不止,思榆真的很疼,真的很疼。

    这是一种自己的修为被生生剥离出体的感觉,就像是把你身体里面的某一样东西直接抽出去一样的痛苦,这种痛苦,已经超过了思榆身体上的疼痛感觉。

    思榆那红润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虚弱,困住思榆的伏妖阵可没有那么简单,它不会要了思榆的性命,但是这个伏妖阵会慢慢的吞噬掉思榆的生气和她的修为,最终将会便会原形。

    就在她被程非推进来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知道了。

    思榆现在的身体更是无法抵御寒气的存在。

    思榆看着地面上的白雪,却瞧见了一人的影子,她当然知道,那人是谁?

    思榆艰难的抬起头来,那一双灵动的眸光黯然失色,“你很厉害,竟然会闯女声宿舍啊?”

    她的气息吐出的十分微弱和粗犷。

    “我是申请了才进来的。”徐辞解释道。

    思榆轻笑一声,“好了......你可以走了,不送。”

    徐辞问道:“我讨厌身边的人欺骗我。”

    “我欺骗了你什么?”思榆看着他,“我和你......根本就不熟。”

    “可你是妖。”徐辞定定的说道。

    思榆问道:“我是妖......那又如何?妖就不可以踏足昆仑山了吗?”

    徐辞道:“你是为妖,是为邪,是为恶。便是冷酷无情、杀人如麻。”

    思榆含着那一口血,笑道:“我是妖,可你......凭什么说我是邪?凭什么说我是恶?......又凭什么说我是冷酷无情、杀人如麻?你可曾......见我残杀生灵了?可曾看见我伤你身边之人?”

    “那你又为什么盗聚魂?那可是昆仑至宝。”徐辞道。

    思榆轻声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问我?......你留在这里......呵......不就是为了从我的嘴里得出君邪的下落吗?”

    “......”徐辞没有说话,那就证明,思榆才是对的。

    “你和昆仑那一群破修士不是一样的吗?留下我......不过便是为了聚魂......为了君邪罢了。”思榆冷笑道,“竟是如此,我又为什么要与你说......你以为我真的就是傻的吗?”

    徐辞漠然。

    思榆道:“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你满意了......聚魂可是你找到的,你现在可是昆仑的大英雄......高兴吗?”

    “你当真是......不知悔改。”徐辞一怒,便挥袖离去,消失在了雪域之中。

    思榆见他离开之后,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她终是忍受不住昏意,便阖上眸子倒下了。

    只闻一声喃喃:“朝之......”

    而昨晚逃离的徐辞追击的君邪身上还有一些伤,虽然避开了徐辞,但是君邪还没有离开昆仑山,它被大牛和小马带到了昆仑山一处隐蔽一点的地方藏着。

    大牛抱着君邪,和小马一起停了下来。

    “尊上,我们回妖界吧。”大牛朝着自己怀里的君邪说道。

    君邪摇摇头,“不行,我们回去之前必须将思榆和聚魂带回来。”

    “尊上,你都这样了,我们还是先回去找白亦大人吧!兴许他有什么办法呢?”大牛道。

    君邪看了他一眼,“到底你是尊上还是本尊是尊上?”

    大牛弱弱的说道:“自然您是尊上。”

    君邪问道:“那你们还听不听我的?”说罢,它看看大牛,又看看小马。

    大牛和小马异口同声的说道:“那自然是听尊上您的。”

    君邪道:“那你们听好了,大牛,本尊命令你回去找白亦过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于他便是。”

    大牛颔首,“是,尊上。”

    “尊上,那我呢?”小马看向君邪,又指了指自己。

    君邪回道:“你就和本尊一起留在昆仑山中,帮本尊去探探思榆的消息便是了。”

    “是。”小马颔首道。

    君邪从大牛的怀里一跃而下,它昂着头看向大牛,“出去之后可别被昆仑山的人发现了,我们几个的性命便系在你的身上了。”

    “尊上放心,大牛绝对不辱使命。”大牛坚定的说道。

    随后,君邪在大牛的脚下摇了摇自己的尾巴,“本尊修了昆仑心法,暂时能够保你外出结界不被别人发现。你去吧,出昆仑的时候小心一些。”

    “是。”大牛回应了君邪一声,一个转身便风风火火的狂奔出去了。

    君邪转向小马,“等会儿你便去瞧瞧思榆的情况,知道便好,不必动手。”

    小马颔首,“是,尊上。”

    君邪和小马依旧留在这里,反倒是思榆被抓,聚魂的事情已经瞬间传遍了整个昆仑了,蓝朝之和洛孤回去的途中,也听见了。

    洛孤一路随着蓝朝之回到了房内,蓝朝之推门进入之后,便过去坐在了那里,洛孤随着他进入,进来之后还顺手将门给带上了。

    洛孤叹声,他看着蓝朝之如今这般模样,竟是觉得这是他所见到的不一样的蓝朝之。

    他所认识的蓝朝之,不会露出这种神情的,从那个时候见到开始,就不会。

    “朝之,思榆盗聚魂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洛孤问道。

    蓝朝之淡淡的说道:“算是知道吧!”

    洛孤看了他一眼,才道:“我认识思榆的时间并不长,似乎是当时听学时候认识的,但是她并非是与其他十恶不赦的妖一般。思榆这人倒是可爱,虽然有些傻傻的,但是,和她相处之后,我和千落都很喜欢思榆。朝之,我感觉......思榆是一个很神奇的人,好像我和千落都会被她的傻里傻气吸引住似的,在我之前,你也是认识思榆的,或许时间不长,但是,看清楚一个人并非是需要很长的时间,一个动作,甚至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都能够看清楚一个人的作为和性格。”

    蓝朝之颔首,“是的,思榆这个人,很容易就能够被别人看透了,她的性格和作为,简直就是直接反应出来的。”

    洛孤淡然一笑道:“朝之,你信我吗?”

    蓝朝之那一双清澈的目光抬起,看着他,“是你的话,我当然信。”

    洛孤毫不忌讳的看着他的眸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说,你的眼睛很清澈,清澈得就像是湖水一样,很好看。我原以为,在你那清澈的眸光之中,或许拥有的不会出现那深邃的色彩。现在你的目光,深邃得不见踪迹,就像现在的你一样,是因为思榆吗?因为思榆,才让你陷进去了。”

    蓝朝之略微诧异的看着他,“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对于思榆,我真的有很多的疑问。”

    洛孤道:“朝之,现在的你很好。因为你会因为遇到了一个人而改变自己的心情。”

    不得不说,思榆对蓝朝之的影响真的很大,从很多方面来说,的却是的。

    “朝之,你喜欢思榆吗?”洛孤问道。

    蓝朝之目光一动,问道:“你为什么会这样问?”

    洛孤笑道:“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思榆这个人的心思都不太会隐藏,有的时候,隐藏得太深,也未必是好的。我和千落都能够看出来,思榆喜欢你。那你呢?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若是你不喜欢的话,从现在开始,有关于思榆的所有事情,你都不要管了,甚至是思榆的死活,她盗取聚魂,她的生死会由昆仑山自行决定的。若是你喜欢思榆的话,那你就去把她带回来,把所以你所疑问的事情,一清二楚的和思榆交代清楚。”

    “思榆虽为妖,但却并非有十大恶极的罪证。她是妖,却从未害过我们二人的性命。”

    蓝朝之轻笑一声,道:“这些我都知道,我并非会因为思榆是妖而排斥她,她是什么为人,我很清楚。”

    洛孤看着他,却笑弯了眼睛,“是啊!思榆是如何,我们都知道的,盗取聚魂,定有原由。至于她和妖王君邪的关系,不过也只是我们听来的而已,我们并未看见,并没有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