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二十四章:醉酒当歌

    洛孤带着思榆几乎是逛遍了整个朔月城,他们二人在前,蓝朝之和沈千落二人在后。

    逛了一整天了,他们也累了,不过还好今晚昆仑山没有宵禁时间,即使是晚上也可以慢慢的来玩了,最后,天色入黄昏的时候,洛孤才建议要去找一间酒楼坐下的。

    洛孤倒真的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啊!

    他直接带着他们三个来到了青楼的门前。

    思榆目瞪口呆,她先前见过的,就是老秃和玄溟带自己来过的地方。之后后来殿下下了禁令,就不能够来了。

    门外的窈窕女子展现出了她们尽数的妖娆,这倒是吸引了不少的男子目光。

    洛孤呆呆的瞧着,也觉着好看。

    沈千落过去,一巴掌重重的朝着洛孤的后脑勺拍了过去,这才叫人回过神来,“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洛孤一手捂着自己的后脑勺,便转向沈千落道:“那是,这里面的东西特别好吃,你别不信真的,相信我。”

    沈千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死性不改。”

    洛孤道:“什么叫死性不改?这叫男人本色,正常。”

    沈千落笑道:“是啊!青城山下不知道多少女子都找上山了。”

    洛孤道:“那就证明是我特别受欢迎啊!”

    沈千落骂道:“这种地方不许去。”

    思榆那五百年间走过的许多地方都有这个,先前她还不明白老秃和玄溟说的,如今自己瞧着了,便是明白了许多了。

    估摸着这在很多地方,都是不可缺少的存在吗?

    思榆看向蓝朝之,“师父,你也喜欢这种地方吗?”蓝朝之愣了一下,才摇摇头道:“没有,我不喜欢,也只有洛孤这种人喜欢而已,也不是谁都喜欢的,像我,凌雨臣或者是徐辞这样的,还有顾先生,我们就不喜欢的。”

    洛孤笑道:“是啊!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你们是不是已经出家了?”

    思榆看向蓝朝之,“真的不喜欢吗?”

    蓝朝之摇摇头,“真的不喜欢。”

    洛孤无奈的摊了摊手,道:“好吧,竟然你们都不喜欢的话,那我们就再找找别的地方吧,这一次我可不开玩笑了,你们随我来吧,这里的,保证好吃。”

    随后,洛孤带着他们来到了一间比较红的酒楼里面,里面倒是人多,那香味飘出来的模样,当真是引得思榆有些期待了。

    洛孤带着他们进去的时候,没有想到他在里面还是挺有身份的人嘛!就连这里的老板他都认识,看来就是老熟人没有错了。那便证明,其实洛孤在朔月城混得还是不错的,结果老板带着他们四人来到了一间雅间内,这里安静,也没有外面那么吵。

    “看看要吃什么?”洛孤首先坐下。

    “我来看看有什么好吃的?”思榆也跟着过去坐下,拿着菜单点了几个菜,她把菜单递给了洛孤,“我点完了,你们要什么?”

    洛孤瞧着,也叫了几个菜。跟着蓝朝之和沈千落二人也叫了几个菜。

    洛孤又补充了一句,“来几坛酒尝尝。”

    “好咧。”小二颔首应呼了洛孤一声,便转身离开了雅间。

    “你还点酒?”沈千落看向洛孤。

    洛孤问道:“有什么不好的?出来就是要尽兴啊!再说了这里的酒特别好喝,你们等会儿也尝尝,真的不错,绝对不虚此行的,你们要信我。”

    过了没有多久,他们点的菜已经上来了。

    思榆倒是胃大,今儿在外面吃了那么多东西,现在还点了那么多自己平时喜欢吃的东西。

    洛孤拿起了一坛酒,给他们所有人都倒了一杯。

    思榆问道:“这是酒?”

    洛孤道:“嗯,难道你没有喝过吗?”

    思榆摇摇头,从前殿下他们也不给她喝的,而且思榆当时最喜欢的便是招凤净亲自泡的花茶了,不过在凡间的话,就没有招凤净亲手泡的花茶了,当时的思榆可是很喜欢这种味道的。这倒是可惜了。

    洛孤道:“你可以试试看,这酒是甜的,特别好喝。”

    思榆半信半疑的拿起杯子,轻轻的饮了一口,入喉之后,果然和洛孤所说的一样,甜甜的,还挺好喝的。

    思榆瞪大的眼睛瞧着洛孤,“真的挺好喝的,甜甜的。”

    洛孤举起杯子,“我就说了,特别好喝。”

    思榆也举起了自己手里的杯子,和洛孤的杯子碰了一下,那清脆的碰撞声音在他们的耳边响起。

    思榆咕噜咕噜的把那一杯都喝完了,思榆咽下肚后,不忍打了一个嗝。

    洛孤那杯子里面的也被他一饮而尽。

    虽然比不上思榆心中的花茶,但还是勉强过得去的。

    洛孤又为自己和自己倒了一杯满。

    蓝朝之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你们两个少喝一点。”“为何?”思榆看向蓝朝之。

    洛孤插过来,“思榆,别理他。难得我们可以下山,今晚就得回去了,当然是要尽兴才是了,你要是不喝的话,我跟你说啊!昆仑山上禁酒,这可不能够带上去的,要是喜欢,可是今晚就要喝尽兴的。”

    思榆道:“昆仑山那么小气的吗?这都不可以带上去?”

    洛孤颔首,“那是自然。”

    思榆难得豪迈道:“那就喝多些,不然的话,上昆仑又要受罪了。”

    “孺子可教。”洛孤笑道。

    天色渐渐变得深邃而黑暗了起来,君邪一人呆在房里,却没有打开房内的烛火,反倒是在榻上安安静静的修炼昆仑心法,君邪的昆仑心法即将大成,自然是要再努力一些了。

    不知是过了多长的时间,君邪这才察觉到周围的气息不正常。

    待它睁眼之时,却不知那一道黑影是什么时候进入,面对着自己的,君邪正要动手的时候,他却先一步拔剑。

    这一晚,是思榆第一次喝了那么多酒,好喝是好喝,但是一次性喝太多的话,对身体也不好的。

    最后,思榆和洛孤二人双双都醉了。

    说好的是洛孤付钱,结果最后却是蓝朝之去买单的。

    沈千落转向他道:“先带他们两个去醒醒酒再带回昆仑吧。”

    蓝朝之颔首,“你先带洛孤走,思榆我来。”

    沈千落颔首,便直接粗暴的拦腰将洛孤抗在了自己的肩上出了雅间。

    蓝朝之轻笑一声,他仿佛还可以听见洛孤在抱怨的声音,“我要吐了、要吐了。”

    结果出了人家酒楼,沈千落便带着他去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吐了。

    在昆仑一直粗茶淡饭的,一出来就大吃特吃,还喝了那么多酒,不吐才奇怪呢!

    相反的,思榆虽然醉了,但是在蓝朝之的几次制止之下,她并没有喝得太多的酒,这里的酒甜,倒是极好,只是喝太多了,便不好了。

    蓝朝之过去看了看坐在那里的思榆,他刚过去的时候,思榆还打了一个嗝,呆呆的昂着头瞧着蓝朝之,他那一双清澈的眼眸,真的特别好看,她瞧着不久,便被吸引过去了,她直接抱着蓝朝之的腰,“殿下,你长得真好看。”

    蓝朝之着手将思榆抱着自己腰的手弄开,“思榆,你喝醉了,我带你去醒醒酒。”

    思榆霍然起身,那红红的脸蛋略添了几分妩媚之色,她看着眼前的蓝朝之,下意识的笑了,“殿下,你真好看。”

    蓝朝之问道:“思榆,你唤谁?”

    思榆直勾勾的瞧着蓝朝之,“唤你。”

    蓝朝之淡淡的说道:“我并非是你口中的那位‘殿下’。”

    思榆摇摇头,“不,你就是,你是生气了才不认的,没事,你瞧瞧,听鲤鱼仙他们说,这是你最喜欢的花。”

    蓝朝之只感思榆所说越来越不对劲,随后,他只见思榆那一双细白的手掌之中,竟是翠绿色的灵力呈现其中,在他的眼前,竟是奇迹般的生出了一朵蓝色的花儿。

    蓝朝之皱着眉头看着她手里的那一朵花,这种花,在凡间是没有的。

    所以,蓝朝之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这是......什么?”蓝朝之喃喃开口。

    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却让蓝朝之觉得,却是见过的。

    窗外的月光射进来,竟是为蓝朝之眼前人增添了许多动人的光彩,就连她手里那一朵盛开的花儿,也绽放出了属于它自己的最妖艳的色彩。

    “书上说有说给喜欢的人送花的事情,我喜欢殿下,所以要给殿下送一朵最好看的花朵。”思榆轻声的说道。

    蓝朝之突感自己的脑子一疼,他的眼中,转眼间,竟是白雪一片。

    “殿下、殿下、殿下。”

    一阵灵动的女声传入了蓝朝之的耳边,他的疼痛瞬间减少了几分。

    他不知道,是谁在叫唤?蓝朝之猛地睁开眼睛,却已然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

    她一身青衣,花冠束发,绝色无双。

    他一身蓝衣,银冠束发,风华绝代。

    这是蓝朝之眼中的他们。

    “殿下。”

    虞朝熠自然也听见了思榆的声音。

    他转身一看,便看见了一身薄薄青衣,身上沾满白雪,却依旧灵动天真的那一张喜笑颜开的容貌。

    思榆很快就走了到虞朝熠的面前。

    虞朝熠看了看她身上的白雪,便将手里的红伞挪到思榆所在的范围。他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伸出手来理了理思榆肩上和头上的白雪。

    虞朝熠见她出来也不披一件衣衫,便说:“你怎不披一件衣服便出来了?万一又得风寒,又得让红缨他们照顾你了。”

    “殿下,我跑过来就不冷了,我现在很热。”“哦。”

    几次呼吸过去,见他不再说话,她便说:“殿下,我好想你。”

    她不会隐藏自己的心意和情绪,心里想要说什么,自然会一五一十的告知,她不会藏,也不知道怎么藏。

    “不过是七日时光。”

    “七日也是很长的时间。”

    “思榆,我才叫你好好修炼,怎的就立刻窝在房内了?难不成是想要偷懒?”

    “没有。”

    “殿下,你生气了吗?”

    “殿下,你……”

    “我生不生气,你又如何看得出来?”

    “殿下,你不要生气了。”

    说罢,虞朝熠便见思榆从怀里拿出了一朵散发着妖艳蓝色的花朵。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