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二十二章:蜀山徐辞

    思榆继续抄写《昆仑卷》,仿佛徐辞所说的根本就不关她的事情一样。

    “你是在开玩笑吗?”思榆轻笑一声,依旧没有抬头看向他。

    徐辞冷冷的道:“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思榆笑了笑,“像啊!想不到今日的听学结束之后,你还那么有上进心的要来藏书阁学习啊?虽然我是在这里呆了一天了,但是这里的书也没有完全看过,所以我也不知道你要找的书到底是什么?”

    徐辞也不想和思榆在拐弯抹角下去了,他直接拔剑出鞘,那是一柄灰色的仙剑。

    他一剑朝着思榆的胸口刺来。

    剑气凌厉,果真一点也不比凌雨臣和蓝朝之要差到哪里去。

    思榆霍然起身,她的手掌挡在胸口,翠绿色的灵力在她的手中形成了一道屏障,直接挡下了徐辞的剑气。

    这剑气......思榆认识,当时救了她的人,正是眼前的徐辞。

    “当时救了我的人,是你?”思榆将他的剑直接震开,那一双灵动的眸光看向他。

    徐辞道:“你承认了你是妖?”

    思榆摇摇头,“并没有。”

    徐辞接着说道:“掩盖住你身上妖气的东西,就是这个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持剑慢慢的逼近思榆。他手中剑刺来的地方,是思榆的胸口,更是思榆心中存放虞朝熠的冰羽凤翎的地方。

    原来当时他真的看见了,看见了冰羽凤翎,也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妖气。

    “思瑾。”

    思榆唤出思瑾,直接挑开了徐辞的剑。

    “你果然就是妖。”徐辞道,“不若如此,你为何出剑?”

    思榆白了他一眼,轻笑道:“我不出剑,难道要被你直接一剑干掉吗?你当我是傻瓜不成?”

    徐辞直言道:“我并非要你的命。”

    思榆道:“胡说八道,那你来藏书阁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的吗?竟然现在你已经说完了,你就可以离开了,我还要忙。”

    徐辞摇摇头,“我现在不会杀你,却并不代表以后不会。”

    思榆看了他一眼,“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辞道:“我现在不杀你,是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接下来我会看着你,调查你在昆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其次,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接近朝之的,他心智坚定,竟是会被你这种妖物迷惑?若是你敢伤害朝之半分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轻易的饶恕你的。”

    思榆道:“我不伤人,若是我来昆仑就是为了伤人的话,为何到现在,半个月过去之后都没有动手?”

    徐辞道:“这就是你的事情,所以你的目的我会调查清楚的,同时我也会好好的看着你的,要是你有什么动作,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包括朝之,要是他少了一根汗毛的话,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思榆冷笑道:“你单独来此,就不怕我对你下手吗?”

    徐辞淡淡的说道:“若是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的话。”

    思榆道:“话可不要说的太满了,我能力如何你邮得知?”

    徐辞道:“此番来,我便是来警告你的,若是我知道你在昆仑的目的的话,绝不轻饶。不过,若你想杀我灭口的话,就不要费劲了,因为你没有这个能力。”“你......”思榆冷哼一声,“好大的口气,你怎么知道我就没有能力杀你呢?”

    思榆看了徐辞一眼,“你们蜀山的人,都是些像你这般,自大又嚣张的吗?还是你们蜀山的人都喜欢这样威胁人的?真是下流!”

    徐辞看了她一眼,“你觉得我很像程非吗?轻易的就会这样被你激怒吗?”

    “当然不是。”

    徐辞突然说道:“若你辱我蜀山,下场未必会好。”他手中的剑突然举起,一道凌厉的剑气直接朝着思榆袭来。

    思榆目光一转,她以手中的思瑾化出一道耀眼的翠绿色屏障挡住了他的强大剑气。

    徐辞持剑上前,他的身影移动得很快,她倒是有见过昆仑剑法,但是眼前徐辞施展出来的,却不是昆仑剑法,而是他们的蜀山剑法。

    这剑法倒是精妙,他的能力果然不比凌雨臣和蓝朝之差,也可以说,若是这四仙相比,怕是不相上下。思榆见徐辞攻势猛烈,她手中的思瑾也不闲着,‘哐当’一阵巨响在其中徘徊,思榆的思瑾和徐辞的剑针锋相对之中,更是剑气凌然,着实强大。

    随后,思榆和徐辞二人又连连过了几招。

    思榆看了他一眼,她将手中的思瑾渐渐收敛,“若是你还想继续的话,怕是会直接把这藏书阁会毁了的,到时候顾老头问起来,责任是不是你来担当呢?”

    徐辞闻之,便愣了一下,这才将自己的剑回鞘。

    思榆见他见自己的佩剑收起,她也将思瑾收了起来。

    徐辞道:“若是你下一次还是这般牙尖嘴利的话,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及时朝之在一旁,我也直接把你杀了。”

    思榆直言问道:“你们都是这样的吗?是非不分,胡乱动手?”

    徐辞冷笑一声,道:“我们是那样?是非不分,胡乱动手?是非在即,可不是你来定的。你最好记住我刚才说的话。”

    说罢,他便转身离开了。

    “徐辞!”思榆怒声道。

    然而徐辞根本就没有理会思榆,他直接离开了这藏书阁,便不见了身影。

    思榆气愤的跺了跺脚,“明明把藏书阁弄乱的人还有你,为什么现在只是留下我一人在此?”

    思榆瞧了瞧周围因方才剑气而纷飞在地面上的纸张和书卷,虽然范围不是很大,也没有到处都很乱,但是让思榆生气的,还是徐辞的整个人和他的态度。思榆现在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讨厌这个人,现在把藏书阁弄乱了,就要思榆一个人在这里收拾,这叫什么事?

    作为一个男人竟然临阵脱逃,这叫什么男人?不,他根本就是不算是男人。

    思榆一阵叹息,若是到时候顾老头瞧见了,那还不直接把思榆给乱骂一通吗?

    虽然思榆的内心极其抱怨徐辞的作为,但是她还是认命的将地面上的纸张和书卷拾起,放回了书架上去。

    一边整理的时候,思榆便在想着:这人还真的是特别奇怪,这脾气和凌雨臣都不是一个层次的,不过他们两个这差不多就是这个脾气吧!

    毕竟,上次在听学时候和他的‘交流’之中,思榆已经感受到了凌雨臣的脾气了。

    这生气起来身上可都是杀气腾腾的,届时,思榆心中竟是不禁想了想,也不知道蓝朝之发脾气的模样是不是和虞朝熠一样呢?

    虞朝熠的脾性她是知道的,虽然虞朝熠的表面上便是款款温柔,温文儒雅的模样,但是也并不证明他是完全没有脾气的,虞朝熠生气的时候,不仅仅是思榆见到过,就连温少卿也见到过,还有红缨、玄溟玄澈和老秃。

    即使是发脾气,也都是为了我们好罢了。

    这样的殿下,何徳何求呢?这样的殿下,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会这样对他们的。

    不管是什么时候,那柔和的面色,依旧挂在脸庞。不只是什么时候,思榆才将这藏书阁内的乱物给收拾好了,那时,思榆已经完全累得不行了,她望望外面的天色,才发现竟是不知是什么时候,天空中那仅仅的一丝夕阳竟然也不见了,思榆叹声,她过去点上了一盏烛火放在案上,这倒是,眼前甚至是周围的景色都变得明亮了起来,思榆过去将自己抄好的《昆仑卷》整理好,抄了一整天,思榆表示还是有些成果的,起码还剩下一点点就抄完了,可偏偏方才那徐辞来打乱,这才打断了思榆的努力,而后和他稍微的打了一下之后,反到吃亏的是思榆,那个不负责的人,思榆真的很是不喜欢,弄乱藏书阁本就是有他一个的功劳,谁知这人还当着她的面正直的跑了,若不是有外面困住自己的结界的话,思榆许是定然追出去叫他回来的。

    劳动过之后,思榆感觉自己的身体软软的,就像是没有力气一样,她的脑袋直接趴在了案上。

    若非是蓝朝之来了,思榆可真要直接就在这里睡过去了。

    一见了他,思榆感觉自己方才受的气都可以不在乎了。

    和今天一样,他手里拿着一只竹篮,从里面飘出来的香喷喷的味道已经成功的吸引了思榆的注意和她所有的目光。

    思榆霍然起身,只见蓝朝之还没有来到自己的面前,她却已经冲了过去了。

    蓝朝之手里还拿着竹篮,却见思榆已经过来将竹篮张开,从里面拿出了自己最喜欢吃的鸡腿。

    “师父,你终于来了。”思榆先是啃了一口鸡腿,才笑嘻嘻的看向蓝朝之的。

    蓝朝之问道:“结界还没有解开,看来是你的十遍《昆仑卷》还没有抄完,我说的可是?”

    思榆颔首,“是。”若不是徐辞搅局,她早就搞定了,她就是怪徐辞浪费了自己的时间。

    只不过,方才藏书阁的事情,还有徐辞的事情,她都没有想要开口和蓝朝之说的意思。

    思榆目光一转,便瞧见了从窗外倾洒而下的银色月光,思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便转向蓝朝之,说道:“师父,我观外面月色正好,不如我们不要呆在里面了,上屋顶看看?可好?”

    蓝朝之颔首,“好。”

    头顶月色正浓,银色的月光倾洒而下,落在了思榆和蓝朝之二人的身上,只见那月色之间,月色更是被照射出了淡淡的银色光昏。

    蓝朝之直着身子的坐在那里,而思榆却直着腿坐在蓝朝之的身旁,这高处的风景,看着倒是不错的。思榆转眸落在了蓝朝之的身上,只见他如那银色的月光一般柔和至极,她的脑海之中,竟是浮现出了方才徐辞对自己说的话。

    于是,思榆的心中便出现了一个疑问:难道......他们修士都是那么讨厌妖怪的吗?

    对于蓝朝之来说,她的秘密,真的很多。

    从当时的义庄初识到现在,思榆真的瞒了蓝朝之很多的事情。

    她现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