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番外六:朝熠观潮

    那日,虞珩偷偷出宫约了虞朝熠出去喝一杯。

    这般悠闲的日子对于他们来说来得很少,平日里虞朝熠在荼娅面前躲躲藏藏的,倒是累人。荼娅本就不喜欢虞朝熠的,更是不喜欢虞珩靠近虞朝熠。虽然虞珩屡次和她理论,但这位母上就是倔强,根本就不同意虞珩和虞朝熠来往,于是乎,这两为兄弟便只能够偷偷私下来往。

    难得的早茶自然是很少的。

    自从上次虞珩将奚山送给了虞朝熠之后,虞朝熠几乎就住在了奚山上,极少出门,就连入宫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他在奚山上面过得简直就是神仙般的生活。

    说真的,虞朝熠真的还喜欢这个礼物。

    虞朝熠和虞珩稍稍在茶馆享受了一个早上之后,出后便游走在集市之中,两位翩翩公子的俊逸模样自然是引来了许多人的目光。

    那时,虞朝熠和虞珩二人途径一座美人楼。

    准确的来说便是青楼妓院了。轰轰烈烈的声响从里面传出来,就像是在里面砸场子一样。

    外面更是有很多人被引了过来看热闹。

    “那里面是如何了?”虞朝熠身形一转,目光那美人楼上。

    “兄长。”虞珩一拉。

    “怎么了?”虞朝熠问道。

    “这里面可是美人楼,可不适合我们进去的。”虞珩道。

    “可是里面……”虞朝熠正想要与虞珩说些什么,可谁知里面突然有一声斥喝。

    只见一位白衫男子从里面被人赶了出来。

    虞朝熠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他微微低头一看,却见一副丹青画。

    “你给我滚,别来了。来人,把他给我赶走,赶远一些。”里面出来一位中年的美女子,将他大骂。

    美人楼里面出来几名大汉,将他赶走。

    虞朝熠和虞珩看着这人被赶走了。

    虞朝熠弯下身子将自己脚下的那一副丹青拾起。

    他张开一看,却见那竟是一位女子动人的模样。

    虞珩看着有些呆,“这人真是好看。”

    虞朝熠道:“我识得她,她是这美人楼的花魁钟姽的姐姐钟媚。”

    虞珩一愣,“兄长如何知道?难道兄长你进去过?”虞朝熠摇摇头,“听说过。”旋即,他将丹青合上,转向虞珩,“阿珩,你先回去,我临时有些事情。”“你是想把丹青还回去吗?”虞珩问道。

    虞朝熠颔首,“我这个默默无名的王子可不像你,你可不能够靠近这个地方。”

    “可是……”

    “听话,你先回去。”

    “这……”

    “没事。”

    “那好吧,你看着点。”虞珩离了。

    虞朝熠寻着方才那位白衫男子离开的路线过去。直到他转过一个巷子,便看见了他气喘吁吁的坐在地面上。

    虞朝熠来到他的身边。

    他看也没有看虞朝熠一眼,“你想干什么?打劫的话我可没有钱。”

    虞朝熠一笑,“敢情你刚才被赶出来是因为没有钱吗?”

    他抬眼看了虞朝熠一眼,“你……”他正想大骂一声,却看见了虞朝熠手里的丹青。

    他霍然起身,“我的画。”他伸手抓去。

    虞朝熠后退躲开。

    “你……”

    “你怎么证明这是你的画?”虞朝熠问道,“这是我刚才在美人楼门口捡的。”

    “什么捡的,这就是我的。你看看画上可是有我的署名,我叫观潮,你看看。”他道。

    虞朝熠翻开丹青看看,里面果然有他的名字。

    “观潮。”

    “就是我,现在你可以把画还给我了吧?”观潮问道。

    虞朝熠拱手将丹青递给了他,观潮笑着接过,结果虞朝熠突然躲开,观潮便扑了个空。

    “你这人……”

    “我一路打听,你可是美人楼的常客,只是身无分文,便欠下了美人楼一笔债务。可是?”虞朝熠问道。

    “所以我没有钱。”观潮道。

    “我知道。”虞朝熠点点头。

    “要怎么样你才肯把画还给我?”观潮问道。

    “请我去美人楼吃一顿。”虞朝熠淡淡的开口说道。“你有病是不?都说了我没有钱。”观潮大骂一声。虞朝熠出声,“你请客,我出钱。”

    “啊?”

    结果,观潮便随着虞朝熠来到了美人楼之中。

    刚才那位女人又来指着观潮,“你又来干什么?不是叫你滚吗?”

    观潮嗤之以鼻,“疯女人。”

    “你说什么?”女人撸起袖子来,像是一副要打架的模样。

    虞朝熠上前一步,置身挡在了观潮身前。

    女人一见这位俊俏公子,且不和观潮计较了,“这位公子是?”

    虞朝熠淡然一笑,可谓是风华绝代,“在下可是这位公子的朋友,接下来我们在这里的一切费用,皆由在下来付。”

    女人笑道:“这位公子原来是一位贵公子啊!”

    虞朝熠豪气道:“那便给我们来一雅间,上几桌好菜。”

    “好咧,可是要几位伺候着?”女人问道。

    虞朝熠想了想,便从怀里拿出了五块沉甸甸的金属,递给了眼前那位女子,“不知这些,可够还你们美人楼花魁的芳容。”

    女人欣喜接过,却还是有些犹豫。

    虞朝熠又从里面拿出了几片金叶子和一些金珍珠,“金子带着沉重,加上这些不知够不够?”

    女子珊珊接过,她抱着满怀的金子,便招呼了一位女子先带他们上雅间,又招呼了另一位女子去唤来花魁。

    观潮跟在虞朝熠的身后,默了一阵,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几乎是斟酌了一下才开口说话的,“你为什么想见花魁?”

    虞朝熠没有回答他,只是反问,“难道你不想见吗?这里的人都知道你来这美人楼惹事不就是因为这个花魁吗?我倒是要看看,这花魁可是如你绘的丹青一般美丽。”

    “你还真的是多钱。”

    “我还有更多,刚才那些,应该足够你还上你前几次欠的债务了吧?”

    观潮并没有说话了,只是跟着虞朝熠,上了雅间。好吃的已经上了一桌,虞朝熠品了品这里的吃食,倒还是不错的。

    观潮看了看,倒是没有什么心思吃。

    不只是过来多久,那位花魁钟姽来了。

    虞朝熠一见那位花魁本人,那一刻,只感眼前人绝色至极,恍如九天之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一袭白裙,更是显得有些仙气飘飘的感觉。

    钟姽见了观潮之后,她的面前微微一惊,似乎是因为估计虞朝熠在这里的原因,便没有轻举妄动。

    她的手里怀抱着一张琵琶,看材料便知道是上好的。

    观潮一见来人便沉不住气来了,他霍然起身,冲到了钟姽面前。

    “钟姽,跟我走。”观潮单刀直入,一点都不忌讳有虞朝熠在的时候。

    “你……你说什么?”钟姽微微一惊。

    “你跟我走吧!留在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的?”观潮道,“我答应过你姐姐要好好照顾你的。我不想你一直留在这里,若是和你姐姐一样的结局,我更是……愧对于你姐姐。”

    钟姽道:“姐姐的结局?原来你知道?”

    观潮点点头,“当时钟媚死后,美人楼便封锁了她死的原因,所以这里的人很少有人知道钟媚是如何死的,可是我知道啊!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想你的结局会和你的姐姐一样。”

    “据说美人楼花魁钟媚是在雅间内于男人狂欢的时候突然就出事死了的。看来,是真的。”虞朝熠那悠悠然得声音传来。

    观潮转向他,“你怎么知道的?”

    虞朝熠摇摇头,“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强,更没有能够完全将火包住的纸。不是吗?”

    钟姽道:“不是姐姐的问题,明明就是那个男人的问题。”

    虞朝熠道:“是那个男人的问题,但那个男人似乎也没有安全得走出美人楼吧?而且当时出事之后,美人楼有一段时间足足打烊了有七天的时间。若真的是没有事的话,为何的关门,这不就是在说明着什么问题吗?”

    观潮听着虞朝熠的话,倒是听得一头雾水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虞朝熠看向钟姽,“看来你没有与他说明一切。”

    钟姽心间一震。

    观潮看向虞朝熠,“你这个人什么都知道?莫不成是什么情报员吗?”

    虞朝熠摇摇头,“不是。”

    观潮看向钟姽,“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在忌讳着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你来找我找了那么多次我都不和你走吗?你知道当初你想要带我和姐姐走为什么姐姐屡次拒绝吗?”钟姽深吸一口气,才说:“这就是原因。我和姐姐,其实有一种病,那是当时我们在离开家里来到美人楼染上的。我和姐姐为了治病走遍了许多地方,为了医治身上的疾病,我们几乎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财和一切,后来是因为在被人围堵的时候,幸得美人楼的掌柜子所救。但她不知道我和姐姐身上的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