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一百章(大结局):无法回到的从前

    思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过来的,虞朝熠死后,她整个人几乎就是被温少卿和老秃一拖一拽着带回奚山的。

    奚山依旧,银装素裹。人,却未归。

    ?虞朝熠的尸体最终被放在了一座冰棺之中,后,便沉入了寒荣泉底下。因为虞朝熠拥有一半凡人的血脉,一半凤凰的血脉,所以虞朝熠死后并不会变回原形。

    他依旧是一身蓝衣,风华绝代,面容姣好。

    ?而已经化为了水莲花的玄溟玄澈二人也被一起放入了寒荣泉之中。

    ?红缨的鱼尾在水面泛起一道道波澜,它看起来比平时还要激动,又带着一丝悲伤。它游到在水面上的水莲花边上,来回徘徊,像是在哭一样。

    ?思榆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冷风微微吹打着她的身体,她的目光比平时还有失神,那一双明亮的眸光黯然无光,像是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神采一般。她的手中紧攥着那一枚虞朝熠始终都带在手腕上的沧海遗珠。?

    紧紧的握着,生怕是消失了一般。?

    殿下没有了,冰羽凤翎没有了,不染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思榆根本就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到底仅剩下什么了?明明手里紧握着沧海遗珠,可是,思榆却依旧感受不到沧海遗珠的存在。

    晶莹的泪水从思榆的眼角滑落,落入雪地之中,竟是华为了冰晶融入其中消失不见。

    “殿下,你怎能够这样那么狠心的要便将思榆一人扔下了……”低泣的声音在思榆的耳边回响,她一人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明明是近在眼前,可思榆此时感受到的,却是远在天边……

    她阖上眸子,含着晶莹的泪珠,抿着唇,身形略有些颤然和绝望。

    这一切仿佛没有变化,思榆只要想见他,都能够来到他的身边。这一切,仿佛还是如以前一样,只要思榆睁开眼睛,就能够见到……那一身蓝衣的俊逸少年。

    人们都说骨肉相连,父子同心。

    难怪虞期今天一直感觉自己的心情有些纠结和混乱,像是有一块沉重的石块压在自己的心上一样,不祥的预感不断的充斥在虞期的心间,起身从第一件事开始,往后不管是做什么事情,他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管是什么事情,心上仿佛都是有什么东西揪着一样,很难受。就像是,诸事不顺。

    果然和虞期想象的是一样的。后而虞期才知道一切的。

    虞期特意叫人留意了一下前线的事情,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胜了好啊!胜了好啊!

    只是这换取胜利的结果,竟是叫虞期竟然……这般的沉重和死寂。

    他听到了胜利的代价之后,第一时间便感觉十分的心疼。

    虞朝熠和虞珩他们都是自己的孩子,若是真正的出于私心的话,虞期只是希望他们两个都能够顺利的活下来。只是,世事无常,事情能够顺着他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他不知道,一系列的事情发生的转变,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是运用了多少人的性命才换来的。

    若是,一开始他没有求虞朝熠的话,要是,他一开始没有去找虞朝熠的话。

    只是,没有一开始……一开始若知道错的话,也许虞期就不会去拜托虞朝熠了。

    虞朝熠他所做的一切,在虞珩眼中或许是因为思榆,可是他不知道,其实那一切都是为了他虞珩自己。

    只是,在虞朝熠死后,虞珩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一件事情的所有真相。

    他‘噗通’一声瘫坐在地面上,眼角边上不断落下一滴滴晶莹的泪水滑落而下。

    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和虞朝熠好好的聊聊,原以为这一次事后应该可以,能够和他好好的坐下,好好的谈一谈的。

    只是很不幸运,想象是美好的,现实面对在眼前,却是无比残酷的存在。

    奚山。

    老秃和温少卿二人正端坐在前院,两个人皆是一脸丧气模样,不得不说,虞朝熠的死不仅仅只是对思榆有很大的影响的。

    就连温少卿和老秃二人与虞朝熠之间的羁绊更是不比思榆要少。

    温少卿看着眼前那一片苍茫白雪,在眼前竟是别有一番韵味,这时,温少卿总是会想到,虞朝熠那个笨蛋总是会时不时的站在那里,一身蓝衣,双手负背而立,他就这样站在那里,竟是将这白雪之地显得恍如九天揽月之地一般的绝色。

    要是以前,虞朝熠站在那里,当雪落下的时候,温少卿也依旧如此,撑着一把红伞来到虞朝熠的身旁。仿佛一切都如同依旧一样。

    老秃霍然起身,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

    “你要去干什么?”温少卿微微抬眼问道。

    老秃笑道:“还请少卿殿下好好休息着。”

    老秃手里撑着的拐杖一步一步的转身离开,他也不管头顶上的落下的皑皑白雪,便一步步落入其中。

    看着老秃的背影,温少卿突然觉得他老了许多,那终老的身影,已经失去了当时的活泼。

    温少卿目色有些沉重和烦躁,心中仿佛有着无数的感情蜂拥而出。

    “不是说……不会有事的吗?”温少卿的眼角含着泪光,不断飞出。

    他的身体不断的在颤抖着。

    琰城。

    老秃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幸运,下奚山,入琰城。他前进的步伐根本就没有遭到任何的阻拦。整个王宫之中,仿佛是空无一人。

    老秃的步伐有些沉重而踉跄,他的面色更是足渐变得憔悴,一瞬间,他竟然比从前还苍老了几分。

    若是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的话,那么老秃私自下山,一定会被那位殿下问东问西的,曾经老秃还一直嫌弃他啰嗦,他一个老人都没有那么的啰嗦,可他却不一样,他比自己看的透彻,明明活得岁数是奚山之中最大的。可偏偏,没有虞朝熠看得一切透彻,没有他知道的一切来得清楚。

    有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虞朝熠的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个时候,虞朝熠那一张俊逸的面容之上,看着自己的模样,竟是那么的着急和充满着……老秃从来没有想到的是……关心和担忧。

    他看起来,倒像是风尘仆仆的模样,倒像是……一直在寻找着什么重要东西一样。

    越过琰城的一切,老秃这才想起来自己曾经是来过琰城的。

    老秃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那么顺利,甚至是没有一点阻碍的……见到的虞珩。

    虞珩一身红衣,金冠束发,他的衣着,如当日与思榆成亲时候的一样,如今却是依旧未变。

    虞珩看起来略有些狼狈和……疲惫,虞珩看起来好像很累一样。

    老秃看着虞珩的手中,紧紧的握着那一只,已经失去了它原有光泽的冰羽凤翎。

    凤翎的主人死后,它原本就拥有着的光芒就会消失,失去它原有的生气和色泽,原本散发着冰蓝色光芒的凤翎,竟是在一瞬间,化为了消沉的灰色。

    仿佛只剩下了一片死寂一样。

    虞珩那一双略为黯然的眸光盯着他手里的冰羽凤翎,他紧握着,就这样坐在那里,就这样看着,仿佛有什么东西由心中猛然发出的一阵疼痛。

    他看着手里的凤翎,却是露出了一丝难堪的模样。

    书恒一面冰冷的站在虞珩的身旁。

    他一身灰色衣袍,他的头上插着的,是那一只,散发着熠熠生辉的记桐凤翎。

    老秃看着虞珩手里紧紧拽住的那一只冰羽凤翎,竟是觉得有些可笑。

    “虞珩,这就是你……真正想要的结果吗?”老秃那低沉的声音渐渐传入了虞珩的耳边。

    这个结果是他想要的吗?

    他并没有因老秃的到来感到太大的诧异。

    自从冰羽凤翎之上的色泽暗淡之后,虞珩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他完全不觉得,从前虞朝熠对他的好,甚至是一切,都是假的。

    若真的是假的,他就不会……任由他这般摆弄了。他真的不知道,老秃的这个问题倒是应该怎么回答。虞珩紧攥着手中的那一只已然暗淡了色泽的冰羽凤翎,他的眸光微微抬起,落在了来人老秃的身上。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你们总是说朕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朕就想要知道一切。朕想要知道,朕从来都不知道的那哪一切。”虞珩的声音略有些沙哑。

    老秃深吸一口气,“虞珩,那你什么都不知道,有的时候我甚至希望,若是殿下能够如你一样,生活得那么平静的话,那该有多好?别说是殿下了,换作是你,或者是其他人都一样。荼娅若是对殿下干的一切放在你的身上的话,哪怕是你,也会如殿下一般的……”虞珩冷哼一声,“胡说……”

    老秃道:“殿下的母亲是凡人,这一件事情是整个天虞王城都知道的事情。我且问你,你可曾见过殿下的母亲。”

    虞珩想了想,却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老秃笑道:“那自然是因为,在你出生之前,殿下的母亲,早就被荼娅设计……身亡了。”

    老秃的话语如一道闪电一般落在了虞珩的心中,他霍然起身,大吼一声,“你胡说!”

    “我胡说?”老秃只觉得这一句话有些好笑,“若是我胡说的话,你且可以自己调查一下,或者去问问你的母上,又或者是问问一些已经退休了的理事大臣,当年的事情他们都知道。活得久一点的人谁不知道,当年荼娅因为嫉妒,将殿下的母亲设计引出宫外,凡人的血肉对我们妖族来说自然是有很大的诱惑的。而荼娅就是在一旁亲眼看着殿下的母亲在万妖的撕咬下,尸骨无存。那个时候,先王意欲救之,却被你的母上拦下,错过了救命的时间,先王甚至连殿下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简单。那个时候的惨状,乃是殿下亲眼目睹。你说,荼娅是多么的狠心,她就该去死,凡人的命就不是命吗?难道凡人就应该被妖族撕咬吗?你说,弑母之仇,殿下该如何忘却?”

    老秃冷笑一声,便继续说下去了,“即使当年殿下想要报仇,却也是无能为力之举。而最可笑的是,先王竟还将殿下交给了荼娅抚养。你说说是不是很可笑。结果没有过几年,你和虞桐就出生了,自从你出生之后,荼娅便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你的身上,唯爱你一人。你知道当时的殿下是如何过来的吗?”

    虞珩紧攥着冰羽凤翎,忍着心中的那一股不断涌出的颤抖,“可母上也有作为母亲抚养了他啊!难不成他全然不在乎一点点的情谊吗?”

    老秃冷笑道:“该还的情,该还的嗯,殿下早就还完了。”

    “你……说什么?”虞珩修眉一蹙。

    接下来老秃的一字一句,竟是叫虞珩心中的感情如临地狱一般,直线下降。

    “殿下用了他自己的一生,偿还了荼娅对他的所有恩情。”老秃沙哑的声音竟是这般的低沉,带着沉重的悲伤之色。

    “什么意思?”虞珩一惊。

    老秃笑道:“是了,你是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你的母上到底做了什么人畜不如的事情。”

    “你再胡说一句试试看?”虞珩手中剑光一挥,枫焱剑直指眼前的老秃。

    书恒上前一步,看向他,“陛下。”

    老秃冷哼道:“怎么?你杀了红缨,还害了那么多人,现在又想杀死我吗?”

    听他的语气,他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虞珩的行为,就像是,已经习以为常了。

    虞珩那一只握剑的手略有些颤抖,是啊!红缨被自己一剑穿心,虞桐被自己逼死,即使是虞朝熠、玄溟玄澈三人,按名义来说,也算是虞珩间接杀死的。

    “你莫不是不知道一切,所以才会活得那么好,对殿下一点愧疚都没有。”老秃大吼道。

    “你再多说一句的话,朕的剑可真的会将你刺穿的。”虞珩咬牙道。

    老秃道:“当年荼娅送给殿下的绝尘剑,它的材质之中,含着荼娅炼制了霜语冰咒的灵力精华,你说说,绝尘剑伴随殿下百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