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九十章:承你之愿

    亲眼看着虞珩出去之后,思榆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是为什么,她真的觉得很累,这样的感觉,她实在是不想带着自己沉重的身体与虞珩再这样屡次纠缠下去了,她很累,过去便直接瘫坐下来,她的脑海之中不断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眼眶里不争气的就红了,她喃喃自语的道:“殿下,我想你了。”

    虞珩走后,书恒也随着他走了。此时思榆的屋内,屋外还有虞桐和阿紫二女在。

    ?“殿下。”阿紫似乎是察觉到了虞桐面色的不对劲,便想着要细声安慰。

    随之,便被她给回绝了。

    ?“我没事。”她不知道是怎么说出口的。可是自己明明就很有事。

    她垂着自己的脑袋和身子,一瞬间,她已经失去了自己原本属于王女的高贵。或许,在虞珩变成了那个样子的时候,她就已经失去了作为属于王女的高贵了。

    在这一段时间里,她曾经屡次劝过虞珩。可每一次都是遭到他那如雷一般的数落和唾骂,她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对于思榆,她其实是想要补偿她的,这其实......是因为虞珩的原因吧。

    她真的完全想不到虞珩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如以前那般温柔,反倒是十分的暴戾和猖狂,没有将任何一个人放在心上。对什么事情都是爱理不理的。唯有思榆和虞朝熠二人的事情是上心的。

    她什么都知道的,思榆在他手中,是受了多大的苦楚。

    可是,又有谁能够救得了她呢?

    ?

    虞朝熠回到奚山之后,那时候天色已晚,他服了药之后也没有睡下。反倒是带着自己沉重的心情来到寒荣泉之中。

    寒荣泉依旧是这般的清澈,他立在边上,看着这一口寒荣,一瞬间,所有的事情仿佛瞬间涌上心头。

    他的眼中,眼前清澈的水中仿佛涌现出了当时与初见时候的场景,记得那个时候,也是在寒荣泉之中,那是思榆第一次化形的模样。那个时候的思榆和现在一样,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呆呆的,一如既往。

    那个时候,他竟然略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便直接将思榆扔给了红缨来照顾。对于女子,不管是什么时候,他都是那么的手足无措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应该是才一年前的事情吧!

    有的时候时间还是挺折磨人的,明明只是一年时间,可对于虞朝熠来说,却胜过了先前的百年光阴。

    或许今年总是过得不一样的吧!

    虞朝熠笑了笑,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心中释然了几分。

    一口白色的雾气在他的嘴里呼出,翩然而去,却又消失无踪。

    虞朝熠目光一转,视线落在了紫藤树下,那雪堆之上。带着缓慢的脚步,虞朝熠走了过去。他只手一挥,上面的白雪不见,露出的,却是各式各样的民间玩意和小吃。

    虞朝熠微笑着来到树坐下。

    他记得,这些东西是思榆第一次下山的时候带来的。那个时候虞朝熠被霜语冰咒影响,便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过来。那个时候,红缨说他们每天都能够收到很多思榆送过来的东西,似乎是给自己带来的一些玩意。

    这个丫头每一次不管是做什么事情,总会想到的,就是虞朝熠了。

    虞朝熠坐在雪地上,他的背后靠着树,他一着手,便拿起了地面上落下的一支彩色的风车。

    即使是被冰雪覆盖,但它还是没有完全坏。

    虞朝熠手刚一拿起的时候,突然间,他的耳边便传来的思榆的声音,“殿下,你看,这是我在山下给你带回来的,很多小孩子都很喜欢的。我猜,你也会喜欢的。”

    滴答。

    一滴晶莹的泪珠自虞朝熠的眼角滑落而下。

    是了,当时红缨还说思榆带来的东西上面都附加上了思榆的灵蝶传信。突然听见思榆的声音,虞朝熠下意识的感觉有些开心,却感觉,是已经过了很久很久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了。明明......今天早上才见过,才听过。

    虞朝熠放下手里的风车,又拿起了一朵已经枯萎了的花朵,“殿下,这花好看吗?我见池里的花好看便想着要采来送给你。谁知中途出现了一个人说什么我的是外人是什么这花不能够碰,刚采的花就让别人给烧焦了,真的是,不就是抢了她的花吗就那么凶,简直就像是一个母老虎一样。而且这个人好像要打我,不过还好虞珩来救我了。殿下,这花好看吗?”

    ??如羽毛一般轻柔的声音传来。

    ?即使是这花枯萎了,但他还是能够看出来,这是荼娅落月之中的一朵荷花。

    ?而后,虞朝熠每拿起一样东西,都能够听见耳边传来思榆那一颦一笑的声音,虽然有时有些沮丧,但有的时候还是会显得她十分的开心。

    ?“殿下,虞珩这几天都在忙,我不能够打扰他。我在琰城特别的无聊,他说要后几日才能够带我出去玩,我远远的看着奚山,特别想这道殿下现在在做什么?也不知道殿下有没有想我?若是不想我的话,我怕殿下会生病的。”

    虞朝熠不忍掩嘴噗嗤一笑,这丫头。

    ?“殿下,你知道吗?虞珩看我无聊,便在琰城内种了一片花地。这里的花特别好看,据说是虞珩亲手操办的。殿下,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想要跟你分享。如果你在的话,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光景呢?”

    虞朝熠轻笑,很可惜,再也看不见了。

    “殿下,今天好像是发生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了。虽然我不知道,但是虞珩终于要带我出宫了。哈哈,今天我特别高兴。而且宫里那么无聊,我在就待不下去了。你知道吗?殿下,今日我出去集市上看见了很多好玩好看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我在奚山上没有见到过的,而且这里的人也好多。我从来没有看见那么多的人。而且这里的环境很好,若是能够与殿下一起的话那该有多好,殿下以后我们一起出来吧。我只想,和殿下一起。”

    “殿下,听虞珩说这是糖葫芦,特别好吃的。我特意给你带了一串回来,很甜的。”

    ?“殿下,这些叫桂花糕的东西也很好吃,我今天吃到都停不下来了,给你带一点,你一定也会和我一样喜欢吃的。然后就停不下来了。这样,你也许会下来买,这样我可能就能够看见你了。”

    “殿下,书上都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现在很想见到殿下。山下的繁华也想和殿下一起看。我和殿下面对着面说我说看见的一切。我现在真的想要回到奚山......”

    “殿下,又是一天过去了,不知道你过得怎么样了?下次我不会再说要下山了,我情愿用自己所见的一世繁华换取在殿下身边的机会。”

    ?“殿下......”

    ......

    ?一字一句,思榆的声音不断传入他的耳畔之中,虞朝熠突然感觉自己的眼皮有些沉重了。他眼角边上的泪光已经消失。

    虞朝熠带着这一天那疲惫的心神,渐渐的陷入了睡梦之中。

    如那一日一般,他一身蓝衣,而她,依然是那一袭绝美的青衣裙。

    虞朝熠和思榆立在水面上,每一步落下,表面上泛起微微波光。那时,虞朝熠亲眼看着,思榆朝着自己飞奔过来时候的情景,虽然有些狼狈和急促,但是少女那一张绝美的容颜之上,尽是喜悦之色尽显其中。

    他那一身蓝衣,在她的眼中,一如初见。

    朵朵盛开的水色莲花不断。

    少年少女那两道绝美的身影倒映在水中时,竟是这般的唯美。仿佛在这片天地之中,只剩下了他们二人了。

    那一刻,他亲眼看见少女那动人的身姿和容颜,亲耳听见她那如银铃般的笑声,“殿下。”

    如魂牵梦绕一般,虞朝熠竟是觉得有些安心。

    那一晚梦中,尽是少女这般动人至极的容颜和声音,思榆总是说自己弹奏的琴声好听,却不知,对于他来说,她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动听,不断环绕在耳边的话语,竟是令虞朝熠下意识的觉得有些思念。

    此时,如果少女在自己面前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她第一句话会说些什么呢?

    最近的事情令虞朝熠有些揪心和难过,甚至是难以抉择。明明一点心思都没有的。但是,这一晚,他依靠在寒荣泉旁的紫藤树下,睡得很安稳,几日没有闭眼,他此时陷入梦中竟是觉得有些幸福。

    如果先是真的能如梦中这般的话,不知道该有多好呢?

    闻着周围落下的花香,虞朝熠感觉更加的安心和舒适了,这种感觉明明以前常有的。但是,他却觉得此时此刻是最幸福安心的,一朵朵紫色的花朵落下,为一身蓝衣的虞朝熠点缀了点点紫色。

    树下的少年带着甜甜的一丝笑意。

    以他为中心,这一幕仿佛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一般。

    那是,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美好景色。

    头顶上那银色的月光点点,不断洒落在虞朝熠的表面上,看着只会觉得虞朝熠变得更加的柔和了几分。此时的虞朝熠,安安静静的沉寂在梦中,似乎是享受着,当下最好的时光。即使知道那只是一场梦,却依旧愿意留在那里。

    那里有他想见的人,想要做的事情。若是连梦里都不曾拥有过的话。或许,才是真正的被称为‘失去’。

    即使是第二日阳光充沛落下,洒在虞朝熠的身上,他却没有从睡梦之中清醒过来。

    那是,温少卿和老秃二人过来寻他的时候,他依旧是沉溺在睡梦之中,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