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七十六章:回到从前

    接下来,思榆便听见了所以,其中更是包括当年自己是怎么失踪而离开祝王城的事情。这一件件事情,正是招凤净上次和虞朝熠、温少卿说的没有一丝偏差。

    ??以及,思榆小时候的一些事情。但是,她似乎有些愣愣怔怔的,似乎时不时没有怎么听进去一样。

    ??而这里,就是思榆曾经的住所,‘蓝羽’。而左侧过去的依次是招凤净的‘蓝琉’和招白羽的‘玉珏’。而右侧过去的正是招承殷和韩韵二人的寝宫‘邵华’。

    ??在思榆的印象之中,根本就没有这里的一点映像。可是,明明在记忆里面是找不到的。但是她却是莫名的感觉到有一丝的熟悉之感。思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这种感觉?也许,是不喜欢的。

    ??“蓝羽是父上和母上为你设计的,所以,这里曾是你最喜欢的地方。”招凤净扯出一道灿烂的笑容,淡淡的说道。

    ??思榆略有些盲目的看向四周,眼中的灵光不断,四处张望,倒是充满了好奇。

    ??韩韵露出一丝慈爱的微笑,她问:“思榆,那你现在还喜欢这里吗?”

    ??思榆默了一阵,才说道:“喜欢,这里......很漂亮。”

    ??他们的面色上笑容可掬,看起来倒是十分开心。是因为思榆的回答吧。

    ??韩韵继续追问道:“那你想要留下来吗?”

    ??此话一出,思榆就犹豫了。是的,他们没有看错,思榆的脸上,流露出来的正是犹豫之色。

    ??就在韩韵还在期待着思榆的回答,突然见思榆摇了摇头,定定的说道:“不想。”

    ??“你……你说什么?”韩韵心间一悸,似乎有些不相信思榆所说的话语,便再一次询问她,似乎是想要得到一次不一样的回答一样。

    ??“我说,我不想留在这里。”思榆一字一句,竟然没有一丝的犹豫之色,她直接说出来,竟是有一种风轻云淡的感觉。

    ??韩韵目色一沉,仿佛已然沉入了海底一般,淡淡的水雾之色已然转在了眼眶之中。

    ??她红唇微微,斟酌了许久都没有能够说出一句话的声音。

    ??招凤净问道:“为什么?你不是很喜欢这里的吗?为什么不想留下来?”

    ??思榆回答她,“这里很好,我也很喜欢。不过,另外一个地方我更加喜欢。”

    ??“你说的是天虞王城吗?”招凤净问道。

    ??思榆道:“即使你们是我的亲人。可我还是不能够留在这里,我的记忆里面没有你们。这十年间,我都是在殿下身边,在殿下的身边,我过得很好,所以,我并不想要……离开殿下。”

    ??招白羽红唇微微一颤,道:“竟是亲人,你又为何这般无情?”

    ??思榆摇头,“并非无情,自我有记忆以来,就是在殿下他们的身边了。我并不知道我就是你们的妹妹、女儿。鲤鱼仙说过,你们都是王城的王子和王女,身份势力着实强大。兴许是你们弄错了,我并不是。”

    ??招承殷抿了抿唇,再度问道:“不会弄错的。思榆,你当真......不想留下吗?”

    ??思榆颔首,“对于我来说,我们只是陌生的过客而已。你们刚才所说的事情,我都没有印象,许是……真的错了。”

    ??韩韵急道:“思榆,山神是不会出错的。当时你神识受损,记忆缺失是正常的。”

    ??思榆没有说话了。

    ??招凤净问道:“在虞朝熠身边就那么好吗?我们可是你的亲人,血脉至亲,难道你对我们,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思榆的眸中似有微光闪烁,她淡淡的开口说道:“我只是……觉得你们有些亲切而已。仅此而已。”

    ??“可我们才是你的家人啊!”招凤净面色一急,说道。

    思榆义正言辞的说道:“我知道,只是,让我懂得了一切世间道理的人不是你们。对于我来说,家也不在这里。或许我真的是你们的亲人,可那都是过去式了,我毕竟,是在奚山长大的。即使是寻到了亲人,可殿下对于我来说,也是最重要的亲人啊!我自然,是不能够弃殿下而去的。”

    ??“但是,你……”招凤净一急,似乎是还想要说些什么。

    ??她身旁的韩韵突然拉了招凤净一把,招凤净突然止住了话语,扭头过来看向了韩韵。

    ??韩韵目光一动,那一张看向招凤净的脸突然一僵,只见招凤净的眼眶之中,似有若无的泪光闪烁。许是因为思榆在这里的原因,她似乎是在不断的压制住自己的泪泉一般,应该是,不想让思榆看见自己的这番模样的吧!

    ??招承殷和招白羽看着这一对母女露出了这般模样,倒也是叫他们感觉到一丝的揪心。当年的事情发声之后,思榆便出事了。找了百年时间,其中的酸辛和刻骨铭心的情绪,怕也是只有招承殷和招白羽二人才能够看得出来了。历经千辛万苦,思榆寻回来后,她们在情绪上,自然是会有些过度的。

    ??这一点,他们是知道的。

    ??但是,即使将思榆强行留在了这里,怕也是她不会那么开心的。

    ??这一点,韩韵和招凤净二人自然是知道的,她们也不是说会强迫思榆留下来。只是,她们可能觉得这个答案对于她们来说,许是有些接受不了而已,其中相比韩韵的神色,无疑是招凤净的情绪波动是最大的。

    ??招凤净拼命的止住眼眶内想要溢出的泪水,旋即看向了思榆。而思榆,却仿佛在招凤净那含着一丝水雾的眸光之中,看见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那是,她不曾懂得的。

    ??竟不知为何,思榆心间有些疼。

    ??这百年时间,他们也曾想过,许多事情的发展,想到的时候很揪心。可实际是真正发生之后,才是真正让他们觉得心痛的感觉,眼见着前人,却是恍若隔世一般。

    ??人依旧,情未必。

    ??“你是想要随着虞朝熠回天虞奚山吗?”招承殷深吸了一口气,才问道。

    ??思榆颔首,旋即甜甜的笑道:“是的,自我有记忆开始,就是在奚山的。我......很喜欢那里。”

    ??思榆遇到温少卿后,遇到虞朝熠后的一些事情,他们无疑是知道的。思榆对于温少卿和虞朝熠的二人的感情,他们大大小小也是知道一些的。

    ??韩韵淡淡的说道:“奚山终年是雪,白雪一片,哪里比得过我们祝王城百花盛开的场景呢?”

    ??思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旋即,只见他甜甜一笑,格外灵动,“不是,奚山有对于我来最好的风景和最好的朋友,还有我最喜欢的人和事。说什么,我也不想离开。在奚山,我会生活得更加好的。”

    ??看来,思榆对虞朝熠的感情,当真的是......

    ??“看来,我们是回不到从前了。”招承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示意了他的悲伤之色。

    ??“以前的事情不能够证明什么,殿下说过未来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以前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可是未来的事情还没有发生,所以,未来我们怎么也说不准的。”思榆淡淡的说道。

    ??招承殷失笑道:“看来这位朝熠殿下将你教的很好。”

    ??思榆笑着拍手道:“殿下很厉害的,他不仅仅只是厉害那么简单,而且还很聪明,殿下会很多东西的。”

    ??韩韵也笑了,“你倒是将人家夸上天了。”

    ??招凤净道:“自然你不想要留下来的话,我自然不会强行留下你的,只是我们竟是寻到你了,即使是不在我们的眼底,你也得好好顾着自己,切不要再像上次在荼娅寿宴上的一般,将自己弄成那番模样了。”

    ??思榆喜滋滋的说道:“那是自然,有殿下在,我自然是不怕的。”

    招承殷笑道:“万事也不可全靠他人,有的时候还是需要自己也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自己,这样的话,便不需要你家殿下来护着了。”

    ??思榆道:“我修为很浅,生怕是没有什么强劲的法力,殿下说我是一株枯木,从前神识受损,也是勉强依靠殿下的灵力我才能够勉强凝聚神识化形的,只只是修炼的速度倒是会比一般人缓慢得多,但也是不是一无所成。”

    ??招承殷道:“竟然这样的话,你这几天来寻我,我便教教你快速修炼的方法可好?”

    ??思榆略微有几分惊讶道:“可是,殿下不是说过来此五天后便离开了吗?我们在此已然呆了两天了,今日便是第三天,也就是还有两天时间我便要随殿下离开了。”

    ??招承殷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无妨,这两天时间便已然足够了。”或许,能够给思榆的东西,只有着一些了吧?这算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吧。

    ??思榆默了一阵,适才颔首说道:“那好吧,我知道了。那......要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我就要先走了。”她似乎......还是不太习惯留在他们的身边。

    ??说罢,思榆欲欲准备起身。

    ??“等一下,你先坐着。”招凤净突然道。

    ??思榆应声而至,便没有立刻起身。只见招凤净来到了自己的侧边,弯下腰身蹲下,她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秀帕,伸出手来细细擦干净思榆双足的污渍,而后,她竟是不知从哪里拿来一双于思榆的双足十分合适的鞋子,这倒是叫思榆有些意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