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六十九章:心有所爱

    一月有余,温少卿身上的伤口已经好了许多,现下已经能够使用灵力了。吸收了白霜的灵丹之后,温少卿身体的恢复速度便是更快了,在月余之中,他便已经恢复了过来。

    此番他却在虞朝熠的房内,展露头角,活动活动自己的胫骨。

    而若华则立于一旁,虞朝熠便坐在一处看着他。

    细细观察一番,看来真的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温少卿扬了扬手臂,说道:“哎呀,看来这一次真的是完全好了。”

    虞朝熠很淡然的饮下了一杯茶,杯落,才说道:“是吗?那就先恭喜你了。”

    温少卿过来,便坐在了虞朝熠的面前,他伸出手来,也为自己倒了一杯茶,饮下。

    “你泡的?”温少卿一口咽下,问道。

    “不然呢?”虞朝熠笑着。

    温少卿淡淡的说道:“清润可口,爽朗,果然是你的手法,不认识你的人可能认为你有强迫症,认识你的便知道你比较认真待事罢了。”

    虞朝熠轻笑一声。

    温少卿放下手里的茶杯,他微微抬眸,看向虞朝熠,“你的身体如何了?”

    虞朝熠道:“还算可以。”

    温少卿道:“最近一个月来你都没有动用灵力,着实是好了许多,只不过,你的身体看起来还是比以前差了一点。”

    虞朝熠看向他,“身体的情况,是可以慢慢调理的。”

    温少卿一脸遗憾的说道:“可惜,若是那七瓣雪莲是你服用的话,现下的身体,也不会是这个样子的了。”

    虞朝熠道:“这七瓣雪莲只是用在了它该用的地方,而且,你倒是说说,我现下的身体,是什么样子的?”

    温少卿调侃道:“好看的样子。”

    虞朝熠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油嘴滑舌?”

    温少卿颔首,“自然,那个人不会是你吗?”

    虞朝熠道:“我的身体我自然是知道的,你也不便担心,我也没有你想象之中的这般弱小。”

    温少卿看了他,“可你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强大,即使是铁打的身体,总有一天也会经历风霜雨露而变得残破的。霜语冰咒的影响越来越严重,此番你又不能够强行使用灵力,此番前去祝王城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

    虞朝熠一脸淡然的说道:“这一次的山神祭乃是祝王城亲自邀请,难不成荼娅还敢把人带到祝王城来正面扰乱吗?要知道山神祭可不同寿宴一般,能够这般胡闹,她不应该是不知道分寸的。”

    温少卿轻轻的叹了一声,“你倒是看得透彻,所谓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你还是小心一点好了。再说了,你又怎么知道荼娅不敢在祝王城上对你动手呢?凭她的本事和奸诈,我可没有你感觉得那么的轻松,你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了。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小心驶得万年船你知道吗?我的小朝熠,你还是那么的......天真。”

    “滚,乱说什么?”虞朝熠看了他一眼。

    “你现在的身体不太理想,就算不使用灵力的话,也是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过来的,就好比如你最近变得异常的嗜睡,许在过多就一点,你就会变得老眼昏花了。”温少卿道,“祝王城花开万世,许是会有什么珍稀的花料的,到时候我去看看吧。”

    虞朝熠点点头,道:“山神祭就在后日了,我们须得今日前往祝王城。思榆的眼睛如何了?”

    温少卿道:“你把七瓣雪莲都给了思榆了,一月之后不痊愈的话就实在是太对不起我们两个了吧?反正呢,今儿一大早玄溟和红缨两个就在帮思榆检查了,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不是有玄溟在吗?”

    虞朝熠颔首。

    话语刚落,只闻外头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女声,

    “殿下、殿下。”

    温少卿轻笑道:“你看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这下子你不需要担心了吧?”听着声音,便知道是没有什么大碍了,活力四射啊!

    虞朝熠也不说话,只是稍微的看了他一眼,旋即,其目光神色又落在了眼前风风火火跑进来的思榆。

    温少卿扭头看了思榆一眼,“跑得那么快,许是眼睛已经恢复了吧?”

    思榆笑着来到了虞朝熠的身旁,便席地而坐。

    虞朝熠看了她一眼,“地上凉,快些起来吧。”

    思榆那一双灵动的眼眸细细的揣摩着虞朝熠,她甜甜的笑道:“殿下,我可以看见你了。”

    虞朝熠一看,果真,那一双原本略有些空洞的眼眸已然化为了原先那般灵动至极的眸光色彩。

    “那便好,往后可是要小心一点,别在弄成这般狼狈模样了。”虞朝熠道。

    思榆笑道:“好,那我以后就和殿下呆在一处,这般就不会弄成很狼狈的模样了。可是?”

    虞朝熠还没有开口,便是那温少卿开口嗤笑道:“你的意思,莫不是需要朝熠给你惹事之后收拾烂摊子吗?”

    思榆瞪了他一眼,“我最近也没有怎么惹事,上次那是因为那人耍赖的,我是块木头,木头都是怕火的,我自然也不例外啊!”

    温少卿颔首道:“是了,你是我捡回来的,怎的不见你什么时候与我搭搭话呢?天天殿下前殿下后的,听着都觉得不爽。”

    思榆笑道:“明明就是你缠着殿下才对。”

    虞朝熠道:“好了,别吵了。思榆,你的眼睛才刚好,应去多多休息一番才好的。”

    思榆道:“玄溟和鲤鱼仙说我已经没事了,所以,我就来找殿下了,我已经一个月没有看见殿下了,自然是需要好好的看看啊!而且,是要一次性看个够。”

    “......”

    虞朝熠面露一丝尴尬之色。

    温少卿道:“朝熠你就应该好好看看,怎么不见你看看我们其他的人啊!”

    思榆道:“我有看啊!我刚才不是看了你一眼吗?”

    “啧,真的是差别对待啊!”温少卿闷闷的饮了一口茶。

    “殿下,难得我的眼睛好了,来亲一下好不好?”思榆看着他说道。

    噗。

    温少卿刚喝进去的茶水突然间听见思榆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竟然给喷了出来。

    若华也不禁失笑一阵,他过来温少卿的身旁,递过一条帕子。

    温少卿接过,便擦了擦嘴。

    虞朝熠耳尖一红。

    温少卿看了一眼虞朝熠那神色变化的样子,便是觉得好笑,“呵呵......才没有看见多久啊?就......就那么的直白吗?现在的女孩子要是都这样的话,那要我们这些男孩子干什么呢?”

    虞朝熠瞪了温少卿一眼。

    温少卿完全忽视了他,他直视着思榆,说道:“思榆,我觉得你们应该丝毫不介意我在这里观看的,这种神圣的时刻需要有一个人为你们记录下这光辉的一切。”

    思榆看着虞朝熠,突然起身,凑近虞朝熠。

    虞朝熠心神一震,下意识的将思榆轻轻推开了。

    “别闹了。”

    思榆呆呆的看着虞朝熠。

    温少卿憋笑一阵。

    “我......你......我们该去祝王城了。”虞朝熠霍然起身,竟是有些口齿不清。

    温少卿再也忍不住了,便放声大笑。

    “殿下?”思榆歪着头看着殿下。

    虞朝熠不敢去看他们两个,他直接绕开眼前的障碍物,直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