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六十一章:一日胜千

    虞珩与思榆并肩而行,虞珩那一身红衣倒是邪魅好看,就连街上的小姑娘们瞧见了都眼馋。

    思榆道:“方才那个故事很好,也不知道少年郎和小公主后来如何了?”

    虞珩笑着看着身旁的人儿,“许是那小公主帮助了少年郎一家沉冤得雪,那少年郎便以身相许了。”

    思榆呆呆地问道:“以身相许是什么意思?老秃好像说过是要与一人一生一世都要永永远远在一起的。”

    虞珩微微颔首,“是了。”

    思榆道:“真想知道那后面的故事是如何的?我还是第一次来听故事,殿下都说好人都是长的很好看的,看起来很温柔。虞珩,你说,少年郎是不是一个很好看的人?”

    虞珩笑了笑道:“兴许就是也说不定。”

    思榆虽然不是第一次来王城集市里逛了。可不管是什么时候,那集市里面,都是这般的热闹,和思榆当时来看是一样的。

    思榆目光眺望,只见眼前围了许多人,看起来好生热闹,思榆性子洒脱,这种场面自然是最喜欢的。

    虞珩自然是将思榆那满脸的心思给看出来了,他说:“若是好奇,不如去看看可好?”也可以说,是时时都不忍着想要注视着思榆的一切心思和动态吧?

    思榆一脸惊喜的看着虞珩,点头如捣蒜一般的迅速,“好。”

    虞珩与思榆二人过去的时候,虞珩带着她,轻易地便挤进去了人群中的最前面位置。

    谁知这多人围绕着的地方竟是一些杂耍的技能展现在众人面前。

    思榆一见了那超高非凡的技能,便开始与周围人一般拍掌欢呼了起来。

    虞珩其实也很少来看这些东西,在人群之中难免会有些拥挤,再加上周围人看着那精彩纷呈的杂耍技能都有些异常的兴奋,于是乎,人群中便略有些了拥挤。

    思榆看着,更是像一个孩童一般的兴奋。

    “好、好、好。”和身旁人一样,思榆也在其中呐喊着,并给予他们最热烈的掌声。

    虞珩则站在了思榆的身后,时不时旁人挤过来的时候,他还能够随手护住思榆。这里的人很多,但是虞珩也没有怎么在意。

    思榆似乎丝毫没有察觉虞珩他双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思榆嘻嘻一笑,差点没有跳起来了。

    虞珩见身前人突然剧烈一动,差点就吓到了他了。

    虞珩倒是全场都没有看前面的精彩表演一眼,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可都是少女那活泼动人的艳丽身姿。

    直到那精彩的表演进行了一半程度之后,便有一人端着一袭草帽,向着前排的人们一个一个的递过去。

    思榆顺着人群瞧了过去,只见他们都丢了一些碎银子下去。

    直到那端着草帽的人来到了思榆的面前。

    他都递到了思榆的面前了,可是思榆却怔怔的看着他,思榆小脸一变,出来的时候忘记向殿下和鲤鱼仙要钱了。

    “我……”没钱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只见思榆身后的那位长得极好的红衣少年郎朝后递给了思榆一块银子。

    思榆扭头看了他一眼,虞珩倒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微笑着看着思榆。

    思榆默了一阵,便接下了,给了他。

    那人连连点头,“谢谢这位姑娘和公子。”

    思榆笑道:“不用谢,你们表演得真好。”

    再次道谢之后,那人便离了。

    然,虞珩和思榆二人又逗留看了一阵之后,虞珩便护着思榆出了那人群之中。

    思榆一把拽住了虞珩的红色袖袍,“殿下说过无功不受禄,我今天忘记向殿下和鲤鱼仙要钱了,不过,我还是会还给你的。殿下说过,老实人不耍赖的。”

    虞珩微微一笑,倒是映出了他那般邪魅至极的动人容颜,“竟是我邀你出来的,那今日你我一起的钱财,自然是需要我来出。”

    思榆脸上一喜,“虞珩,你不骗我?”

    虞珩轻笑一阵,说道:“不骗。”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就像那羽毛飘落而下一般的轻柔。

    思榆心念一转,问道:“那如果是我想吃糖葫芦呢?你也给我买吗?”

    虞珩抬起头来朝着四周眺望,思榆不明,只见虞珩一手抚着思榆秀发,柔声说道:“思榆,在这等我,可好?”

    思榆看了虞珩一眼,“好是好,可是你……”思榆还没有说完,那虞珩便在自己身旁不见了身影。

    思榆眼中那一抹红色悄然消失在自己所能及的视线之中。

    思榆一急,“虞珩?”

    她唤了一声,终是得不到任何的回复。

    在这人群寥寥的集市中,放眼望去便是道道身影不用映入眼中,但在思榆眼中,却都是这般的眼花缭乱。

    思榆刚一转身,便撞上了一名少年。

    思榆低头着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无碍,此处人群甚多,姑娘小心一些。”话语一落,那少年便也淹没在了思榆眼前的人群之中了。

    突然,一抹红色悄然落入了思榆的眼中。

    那是闪耀着只属于它红色光彩的糖葫芦,而握住糖葫芦的那一只手,却是那么的美丽,修长细白,骨节分明。

    不自觉的,思榆便寻着那好看的手看去,只见那便是一身红衣,魅惑至极的虞珩呈现在了自己面前。

    “虞珩?”思榆下意识的惊愕出声。

    虞珩一手抚着思榆的肩膀,一手将刚才买来的糖葫芦递给了思榆。

    思榆接过虞珩递过来的糖葫芦,倒是毫不犹豫的便咬了一口。

    “这里人多,我们向前走吧?”虞珩道。

    “好。”

    虞珩引着思榆,一步一步的在人群之中行走着略有些缓慢的步伐。

    思榆着实是爱吃,即使是一根糖葫芦,思榆都能够吃得津津有味。

    思榆扭头看向他,“你刚才说去买糖葫芦了吗?”

    虞珩含笑道:“因为这是你想要的。”

    思榆笑道:“你真好。”

    虞珩看着思榆,你也好。

    思榆道:“我答应了鲤鱼仙他们要买一些礼物给他们的。”

    虞珩道:“竟是这样的话,我陪你一起可好?”

    “好。”思榆喜道,“可是我没有钱。”

    “无碍,我有。”

    思榆一边走,一边说道:“鲤鱼仙是女孩子,殿下说女孩子是爱漂亮的。玄澈的房里平时都是一些长剑,殿下说玄澈喜欢。而玄澈说老秃和玄溟喜欢女人,那我们要去买女人送给他们吗?”

    虞珩笑道:“歪理,如此的话,不如送一些好吃的东西给他们可好?”

    “好。”

    “香喷喷的包子……”思榆的鼻子算是敏锐,耳朵也是一样。只不过,只是对好吃的东西显得比较敏锐罢了。

    一听到有人在叫包子,便匆匆过去了。

    虞珩一笑,自然是由得思榆这般了。

    “老板,我要包子。”思榆看着眼前大个的包子喷出丝丝热气,便被迷住了。

    “好咧。”老板立刻为思榆送上了一包热腾腾的包子。

    “姑娘,您的包子,拿好咧。”

    “谢谢。”思榆欢喜的接过。

    虞珩从自己的怀里拿出来一块碎银子,递给了那老板,刚好够了包子钱。

    思榆手里的糖葫芦被她三两下便啃食殆尽了,手里那一包香喷喷的包子甚是好闻,思榆也极其喜欢。

    一袋里面的小包子很多,思榆伸手进去首先拿出来了一个小包子,递给了虞珩,“给你吃。”

    “好。”虞珩倒是不介意的便拿了过来。

    思榆问道:“虞珩,今日你为何不带上书恒和虞桐呢?”

    虞珩深深地看着思榆,“带他们出来做甚?”

    思榆回道:“嗯……多人一些才热闹啊!”

    虞珩道:“下次吧,今日我只想要与你同在一处。可好?”

    思榆颔首道:“那好吧。”

    虞珩道:“快到正午了,阳光许是大了一点,用你的红伞挡一挡可好?”

    思榆回应一声,便着手将怀里抱着的红伞递给了虞珩。不只是虞珩和思榆二人,就连人群中的其他人更是纷纷拿出油伞来。

    在这里纷纷人群之中,却是虞珩那一身红衣,一手红伞更为惊艳。

    思榆道:“你可要小心一点,这把伞可是很重要的,不能够弄坏的。”

    “很重要的东西?”

    “是的,很重要。”思榆颔首着认真的说道,“特别的重要。”

    正午时,奚山之上,若华已经做好午膳来了。

    为虞朝熠上好午膳之后,若华便退下了。

    虞朝熠服不止片刻,那玄澈便匆匆的闯了进来。

    玄澈气喘吁吁,甚知自己失礼,便拱手低头道:“玄澈有要事报告,打扰殿下用膳,实属无奈。”

    虞朝熠放下手中的碗筷,道:“无碍。你此次来,可是少卿的事情有什么发现了吗?”

    玄澈微微颔首:“殿下,我们的九雪卫在祷过山发现了少卿殿下的消息。”

    虞朝熠一愣,“他去祷过山做甚?”

    玄澈摇头,“不知。九雪卫见了少卿殿下的时候,却见殿下已经身受重伤了,我留了几名九雪卫在少卿殿下身旁,生怕出了什么问题。”

    虞朝熠一激动,直接弹身而起,“身受重伤?竟是如此严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