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五十二章:真正心意

    沧沉深深的说道:“如今闹成现在这番模样,都是我一人造成的,我自然不能够再说要如何了。我已经努力过了。不是吗?”

    思榆的目光微微抬起,也望向了那水晶石之中的沉睡少女,“是的。也许,即使知道自己最后会变成这样,她还是不会后悔的。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更不会后悔和你在一起的。如果我的结局亦是如此,直到最后的我,也不会后悔的。因为我想知道殿下的心意,想知道他的想法,甚至是他的一切。即使最后统统功亏一篑。但,我也无悔。”

    旋即,思榆又缓缓转向了沧沉,她的声音一字一句,清晰无比,她的语气,更是轻柔无比,“那你呢?又后悔吗?后悔遇到她、后悔与其相识、相知、相爱、后悔和她发生过的一切吗?你后悔吗?”

    沧沉似乎并不意外思榆会问出这种问题,甚至是,意料之中一般。

    可是,沧沉却没有回答的意思。

    ‘轰’的一阵,只见周围四处封闭着的墙体一处突然坍塌出一处。

    外面的阳光直直的照射进来,落在了里面所有人的身上,即使是那水晶石内沉睡着的少女,也是熠熠生辉之光彩,极其动人。

    ‘扑通’一阵,只见一名少年从其中滚落下来,几圈之后才停下身子,他半跪在地面上,倚剑稳住自己的身躯,但在他停下身子的时候,便重重的咳出了一道道鲜红色的血迹。

    思榆面露喜色,倒是沧沉那一如既往的神色上面,没有一丝的动容之色,似乎方才所发生的事情都不关他的事情一般。

    那人便是醒晨,而其后来到这里的,是渐渐映入思榆眼眸之中的虞朝熠和温少卿二人。

    这里的一切,一一映入他们二人的眼中。虽然先前只是温少卿的猜测。但现在已经证明了,并非是猜测那么简单。一切的证据都已经摆在面前了,虞朝熠和温少卿二人面无表情,眼前的一切似乎都不能够让他们脸上的神色有一丝的改变。

    “殿下......”思榆的目光落在虞朝熠的身上,她之目光情深,竟像是穿越千年而来。

    此时此刻,除了虞朝熠一人,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容不下在思榆的目光之中了。

    温少卿渐渐上前,来到沧沉和思榆距离不远处。

    醒晨一见,便连连来到沧沉身边,以剑相对眼前的人。

    即使是重伤在即又如何?他的目光,已经坚定不移。

    “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温少卿的目光,更是这般的坚定不移。

    沧沉的目光一直落在那水晶石内的少女身上,虽然听见了温少卿的话语,但他并没有转过来看着他,他的目光,依旧在此停留。

    “你不是都已经猜到了吗?”沧沉微微启唇,看着竟是这般的劳累。

    温少卿轻咬嘴唇,目光涣散,“即使是已经猜到了又如何?你就不怕吗?”

    沧沉轻笑一声,反问道:“我怕什么?结果如何,我都一一承受。我,不惧。”

    温少卿也笑了,“你倒是看得开,你不怕,那你对得起她,那你对得起少渊和若水吗?他们可都是你的孩子。”

    沧沉淡淡的说道:“他们长大了,很多事情,自己都可以决定。即使身边没有我,也是可以的。少卿,你也一样。”

    温少卿道:“这就是你私盗凝水珠的原因,你还是自己去和父上母上自己说吧。这凝水珠......”

    似乎是生怕温少卿想要拿回凝水珠,沧沉身旁的醒晨道:“若是殿下想要拿回凝水珠,便要先踏过醒晨的尸体。”

    醒晨的话语,倒是出乎意料。

    沧沉转过来看着醒晨,由衷的说道:“醒晨,谢谢你。”

    醒晨定定的说道:“只要是大人想要做的事情,不管是付出什么代价,醒晨都会拼尽性命为大人完成。”

    温少卿一把拍开醒晨拿在手中指着自己的剑,“那你们就自己去吧,反正这凝水珠,也拿不走了。”

    是的,凝水珠长期放在她的身上为其保护其尸体不被腐烂,这凝水珠已经与她渐渐融为一体,不能够随意取走了。就算是取走了凝水珠,也没有什么用了。

    “你真的......真的是很大胆。”温少卿倒是没有一丝想要和沧沉动手的意思。

    沧沉淡淡的说道:“是吗?也许有一天,你也会特别的大胆的。”

    温少卿深深的看了沧沉一眼,闷哼一声后便转身离开了这里。其实,虽然温少卿嘴里没有怎么说出来,但他其实对这个舅舅也很是尊敬的。生气,不就是因为在乎吗?因为他实在是不相信这真的就是自己的舅舅,舅舅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这一点,沧沉自然是知道的。

    沧沉走上前一步,缓缓抬起自己的手,放在了醒晨的肩膀上。虽然没有一丝的解释,但那一只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一只手,醒晨能够感受到其中更是有着源源不断的灵力灌入自己的体内,压制住自己体内的伤势。不得不说,虞朝熠很厉害,竟是几下便将醒晨伤成这般模样。

    “大人,是我的错,我拦不住他们。”醒晨低着头,自责的说着。

    沧沉摇摇头,说道:“不是你的错,醒晨,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醒晨没有说话,但他一双眸光之中,十分黯然。

    片刻之后,沧沉才收回了手,他扭头回过深深的看了水晶中的少女一眼。旋即,他又微微一笑,回过头来,“醒晨,走吧。很快,一切都会结束了的。”

    “嗯。”

    醒晨微微回应一阵,便与沧沉一起离开了这里。

    即使在这里有一丝丝的光明,但里面的黑暗,却没有一丝想要退散的意思。

    思榆就这样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虞朝熠。而虞朝熠手中的绝尘已经收回,他的目光之中同样有思榆,他缓缓起步,当思榆再一次察觉到的时候,虞朝熠已经来到了思榆面前了。

    二人渐渐深入黑暗,那坍塌之地的一丝丝光明,已经照不到他们二人的身上了。

    黑暗之中仍旧摇曳着的烛火仍在,丝丝烛火光芒时不时便落在了他们二人的身上。

    虞朝熠缓缓抬起手来,一道淡蓝色的光芒在他的手掌之中呈现熠熠光辉,他将手中的冰羽凤翎递给了思榆。

    思榆怔怔的接过虞朝熠手中递过来的冰羽凤翎,她将其紧紧地握在手中,就像是要将其融入骨中一般,“殿下,对不起。”

    虞朝熠淡淡的说道:“你......不必说对不起。”

    思榆知道自己最近惹出的事情,如今更是......“殿下,最近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虞朝熠道:“你知道就好了。以后,就不要这般了,危险的事情很多,以后不一定我都会在你的身边。所以,冰羽凤翎别丢了。”

    思榆点头如捣蒜,“殿下,没有下次了,我不会丢了它的。”

    虞朝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一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没有注意到你的心思,便害你卷入了这一次的事件之中。”

    思榆摇头,“殿下,没事的。”

    虞朝熠问道:“沧沉他......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沧沉?”思榆一愣,而后又反应了过来,想必殿下口中的沧沉便是初湛吧!思榆有一阵摇头,“没有,他没有对我做些什么。”

    “哦。”虞朝熠的内心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话语落下之后,周围又是一阵沉默。

    周围很安静,虞朝熠和思榆二人就这样面对着面,周围只有烛火摇曳的微微声色,便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内心的想法很快就打破了思榆最后的理智了,她缓缓开口,突然的一句话让虞朝熠吓了一跳,旋即又恢复了过来。

    思榆刚才说的是,“殿下,我喜欢你。”

    没有曾经的嬉闹、没有曾经的天真、没有曾经的无知、更没有曾经的懵懂,现在在虞朝熠眼前的思榆,面色红润,深情至极。

    “嗯,我知道。”虞朝熠脸上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变化,只是回了她一句最简单的话语。

    “殿下。”思榆颇为愤愤的看着眼前人,她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我不是在开玩笑,我真的喜欢殿下。”

    “嗯,我知道。”

    “殿下,我们一直都要在一起,好不好?我只想和殿下一直呆在一处。”思榆说道。

    “我们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