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五十一章:情深不浅

    “我爱她,直到遇见了她,我才觉得周围的一切是很有意义的,才知道这一切是那么的美好的。可直到失去了她,我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脆弱。她总是说我一直在保护她,可殊不知,是她一直在保护我才对啊!只要有她在我的身边,我的真正的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生命啊!”他那精致的五官之中,泪光不断,倒是一点都不影响他的美,“她死了之后,我一直都在寻找这能够令她复活的方法,虽然疫病的源头都被她独自吸收了。但是,她毕竟修为不浅,在那疫病之中,能够留得一魄在身上,我当时寻遍万法,才寻到这能够承载她身体的水晶石,在雪山之中,这颗晶石能够净化污染。于是,我便带回了这颗晶石,果不其然,这颗晶石能够净化她身上的污染,那是来自疫病的污染源正在一点一滴的被净化着。只是,她还是没有能够醒来,只存留了一魄的她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醒来呢?随着时间转瞬而逝,她的身体在渐渐的腐坏。于是,我就自私盗走了御水王城的三颗凝水珠。我知道,若是我亲自去求的话,王上一定不会同意的。毕竟,只是我自己的私事。凝水珠能够长时间保养着她的身体,让其不会腐坏。我等了很久、很久。百年时光已逝,我的两个孩子长大了。他们很听话,很能做事。她要是看见了,一定十分的开心。”

    思榆没有插嘴,她一直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他述说着的一切,和当时听见年华之事一样,思榆果然还是......不懂这种情谊吗?

    “情有千种、万种,我与她在一处,我们一起尝过了酸、甜、苦、辣......等等各种不一样的味道。可如今,我一人独活在世界上,没有她的陪伴,我又怎么可能活得下去呢?当初是因为她,我才知道世界是多么的美好,才知道原来我也会动情,会对一人动情的。”沧沉渐渐上前,他的目光深情至极,他倾身上温柔的抚摸着那散发着淡淡寒气的水晶石。

    他很温柔,就像是抚摸着自己的琴一样,那样的温柔。

    “我那最珍贵的古琴,是她为我锻造的。我的名字,也是她起的。我的新生,也是她给的。”

    沧沉突然转向思榆,“你知道什么是情吗?那刻在你心中之人又是谁?”

    思榆摇头,“我......情......好像很疼。可是,如果不能够争取的话,又怎么知道结果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

    而另一边,追寻着冰羽凤翎而来的虞朝熠和温少卿正巧来到了当时思榆被发现的地方。

    在那花丛之中,虞朝熠寻到了思榆昨夜落下的冰羽凤翎。

    虞朝熠蹲下身子捡起地面上的冰羽凤翎,虞朝熠缓缓起身,握紧手上的凤翎,很紧、很紧。

    “看来我那时感受到了思榆的气息是没有错的,思榆真的来过这里。”虞朝熠转向温少卿。

    温少卿微微颔首,“是我们疏忽了,没有想到沧沉会对思榆下手。”

    虞朝熠那一双灼灼的目光凝视着手中的凤翎,他说:“沧沉是什么人你是知道的,他不会无缘无故对思榆动手的。”

    “你的意思是,是思榆无意之中发现了什么?”果然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温少卿一语道破。

    虞朝熠神色凝重,温少卿看向他,在他那那一张俊逸的面容之中,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呢?温少卿过去拍了拍虞朝熠的肩膀,说道:“我们会找到思榆的。等找到思榆之后,再回去好好的吃一顿早膳吧。”

    虞朝熠微微颔首。

    ......

    沧沉看着思榆,淡淡的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开始我愿意与你交心吗?”

    思榆摇摇头。

    沧沉深深的看着思榆,在她的身上,他看见的,却不是思榆。而是......她。

    “你的性格和像她,你和她都是一样,天真活泼,心无城府。你可知,当时我与她,便是这般与你一般无二的相遇。说实话,初时见你的时候,我真的无意之中将你错认成她了。我觉得,自从她离开我之后,与你的相遇,倒是成为我唯一能够解放自己的时光了。你很好,你是一个还没有开始的人。你没有动情,你可知动情的代价吗?”

    思榆木讷的问他,“动情的代价是什么?”

    沧沉淡淡的说道:“有些人,他们天生就能够轻易得得到自己所爱之人。可是有些人,却是需要付出代价才能够得到情。而他们得到的情,只不过是从上天那里偷回来的,迟早是......要还的。动情很好,可是也不好。以前我也不懂,七情六欲真的是那么的重要吗?如果知道了一切的结果之后,我或许就不会选择和她在一起了。也许,没有和我在一起的话,她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他低泣着的声音,竟是这般出奇的动听。

    思榆将目光视线落在少女的身上,她好像从少女的神色上,看见了一丝淡淡的、无法捕捉的喜悦。

    “可即使结果是如此,但你还是遇到了她,还是爱上了她。若是没有她,现在的你,会是怎么样子的呢?”思榆微微低沉的目光,焕发出了一道动人的色彩,“我要是没有遇见殿下的话,没有遇见我现在身边的人的话,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样子的?我不懂情。可也许,我现在懂了。即使结果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即使结果是如此般悲凉,可我也还是想要争取一下,我想要和我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我想要为自己努力一次,即使到头来是一无所有。可至少,我努力过了,我争取过了。我不想留下任何的遗憾,更不想有一丝的错过。当时的你,不也是这样的吗?要是没有了她,要是没有尝试着努力的话,如今会是怎样的呢?我们都不知道,即使她存在着一魄在内,可你已经为她努力过了,若是我的话,即使是走遍世间任何一处,也要寻找到他。”

    沧沉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你口中的殿下,是虞朝熠吧?从外来的客人,除了那位殿下,就没有了。”

    思榆微微颔首,“是的。”

    沧沉淡淡的说道:“他们发现你不见之后,一定会怀疑到我这里的。你一定给他们留下了什么线索吧?除了那无意之中落下的冰羽凤翎之外。”

    思榆怔了怔,“你......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冰羽凤翎?”

    沧沉道:“不然的话我又怎么知道你口中的殿下正是虞朝熠呢?你丢下的凤翎我没有捡,也没有丢。就让它一直在那里了。”

    思榆一惊,“你把凤翎放在那里,就不怕被发现吗?就不怕他们找来这里吗?”

    沧沉平静的说道:“有什么好怕的?这是我犯下的错,自然需要我来承担才可以。以前的我没有勇气承担。可是,现在的我有了。”

    思榆淡淡的开口说道:“那她呢?她怎么办?”

    沧沉道:“我会认错,会去承担。但我,却不会将她,轻易的交出去。”

    思榆问他,“你所求的,是什么?”

    沧沉微微一笑,看向她,“那你所求的,又是什么?”

    “我......”被他这样一问,倒是思榆无话可说。是啊!自己所求的,是什么?

    “虞朝熠他们很快就能够找到这里了。”

    “你怕吗?”思榆看着他,问道。

    “我为什么要怕?”他露出最美的笑容。

    ......

    虞朝熠深深的看着手中的冰羽凤翎。这是第一次,没有了冰羽凤翎,他就找不到她了。

    温少卿似乎看出了虞朝熠所想,便心生安慰之色,“朝熠,别担心。思榆会没事的,她虽然平时笨笨的,但有的时候还是挺聪明的。”

    虞朝熠怔怔的说道:“少卿,第一次没有了冰羽凤翎在她的身边,我才发现自己的心思。少卿,怎么办?我真的对思榆动情了。”

    温少卿也是一怔,他没有想到,有一天竟是虞朝熠面临这样的场面。没有了冰羽凤翎在身上,虞朝熠又如何能够感受到她的气息呢?

    “朝熠,你......”温少卿怔怔的看着他。

    “我一直都介意自己身上的霜语冰咒,明明知道自己不能够轻易的动情的。可是,我错了,我错的很彻底。”虞朝熠那心生畏惧的模样,温少卿自然是看在眼里的。他以前所见到过的虞朝熠,在此时此刻,好似已经焕发新生了一般。

    “朝熠,你放心。没事的,不管是思榆还是霜语冰咒,或者是往后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会在你身后陪着你的。”温少卿轻声道。

    “咦,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有花从地面上迅速长出来了?”温少卿微微垂下目光,便见脚下那空空的草堆上面,竟然迅速生长出一朵妖艳的蓝色花朵。

    “拥有这种迅速生长花朵能力的人,不是只要祝王城的人才有这种本事吗?”温少卿蹲下身子,伸出手来把玩了一下脚边刚刚生长成型的花朵。

    虞朝熠的注意力也被温少卿吸引了过去,他怔怔的看着那盛开得耀眼的花朵,脑海之中,怔怔的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