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四十九章:初次交锋

    虞朝熠和温少卿二人不知是什么时候出来的,他们二人花费了力气在沧沉的书房内搜罗片刻都没有一丝的线索可寻。这倒是让温少卿难堪了,他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应该啊,以我精明的推测来说应该不会出错才对啊!是不是我们遗漏了什么地方呢?”

    ??虞朝熠瞥了他一眼,说道:“你上次不是还说他精明得很吗?竟然是精明的话,又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让我们就发现了呢?如果事情真的那么简单的话,那你早就找到凝水珠的下落了,而不是处处都怀疑沧沉了。”

    ??“你说得也有道理。”温少卿淡淡的说道:“会不会是他藏在了什么别的地方?”

    虞朝熠问道:“那你可是知道平时沧沉时时常常会做什么吗?”

    ??温少卿沉默一阵,才说道:“也没有什么会经常做的,就是看看书卷,弹弹琴而已。”

    ??“弹琴吗?”虞朝熠沉思一阵,说道:“那你觉得他会不会藏在他时常放琴或者是弹琴的地方?”

    ??温少卿淡淡的说道:“沧沉弹琴的地方是在后面花园的白玉亭子里面,而放琴的地方的话,他一般都是琴不离身的,可能会放在他的寝室吧。其他地方的话,其实在这里就是一个摆设而已。那你觉得花园和寝室二者,他会选择哪里?”

    ??“不好说,寝室和花园都有可能。”虞朝熠道。

    ??温少卿道:“要是我的话,会藏在花园里面。”

    ??“为什么?”这是脱口而出的问道。

    ??温少卿道:“话本子里面的坏人藏东西都是藏在自己的寝室里面机率是最高的。我倒是觉得他应该是藏在花园,因为一般人都是藏在寝室的。我觉得他不是一般人。”

    ??虞朝熠翻了一个白眼道:“也不知道你这个道理到底是怎么来的?”

    ??温少卿轻声道:“总结得来的。”

    ??虞朝熠道:“那就依你所言,去花园看看吧。”

    ??温少卿一把搂住虞朝熠的肩膀,“好兄弟。”

    ??虞朝熠倒也不说些什么,便就这样被身旁的温少卿带着走。他们二人刚踏出一步的时候,突然脸色一变,面色变得僵硬了几分。他们几乎是同时顿住脚步,额间竟是冒出了几滴冷汗。

    ??“两位光临沧漠的方式还真的是十分的特别。”

    ??沧漠是这所住处的名字。

    ??一阵冰冷的声音从身后冷冷的传来,竟是这般的动人心魄且骇人。

    ??他们身后的一人着一深蓝长袍,三千青丝落在脑后,随风飘起,一双眸子在黑夜之中竟是如此的灿烂。他的手中还环抱着一架精致华丽的古琴,在夜色之中的他,倒是显得妖媚森然。

    ??温少卿和虞朝熠倒是认得这一阵声音,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毫无疑问出来醒晨就是这沧漠的主人......沧沉了。

    ??虞朝熠和温少卿对视一眼,倒是没有说话,还好他们今夜来的时候做了完全的准备,倒是不会在眼前人面前暴露身份。

    ??‘咻’的一声,沧沉的身旁再一次出现了一人,那人一身蓝衣衣袍,正是醒晨无疑了。

    ??“醒晨,赶走他们。”

    ??沧沉冷淡的说道。

    ??“是。”

    ??醒晨的修为很高,论实力的话绝对不会比虞朝熠和温少卿弱的。在虞朝熠和温少卿二人转身之际,醒晨却已经持剑而来了。

    ??虞朝熠和温少卿几乎是同时出手,绝尘和水曲同时落在手中,二人所散发出来的强大的剑气直接将眼前的醒晨轻易震开。

    若是掩住身份的话,沧沉和醒晨二人自然是不能够认出他们二人的。但凭借他们手上的神兵,却能够轻易的辨别出身份。而这一点,虞朝熠和温少卿二人早就想到了,未免会出现意外,他们二人祭剑出来的时候,沧沉和醒晨眼中的绝尘和水曲的剑柄剑身之上,竟是被裹上了一层薄薄的绷带来掩盖住绝尘和水曲的身份。这样的话,即使是沧沉和醒晨也不能够认得出虞朝熠和温少卿了。

    ??沧沉和醒晨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而醒晨更是沧沉身旁最为忠诚之人,他倒是不论眼前人的身份地位,只要是沧沉的命令,他都会一一执行,拼命完成到最好。

    ??沧沉一直站在醒晨的身后,抱着自己怀里的古琴,他面色平静,倒像是眼前发生的事情都不能够轻易入他眼一般。

    ??虞朝熠和温少卿微微收剑的时候,只见眼前的醒晨突然上前,手中剑芒一动,剑尖指地,身形前倾。一靠近眼前人的时候,他手中的剑立刻举起,毫不犹豫的披落而下。

    ??温少卿手中水曲蓝光绽放,剑身周围仿佛水波环绕,倒是好看。

    ??‘轰’的一声,温少卿和醒晨正面进行了激烈的碰撞,刀剑花火四射,而温少卿身旁的虞朝熠则已经手持绝尘移向了沧沉。

    ??“休想靠近大人!”

    ??醒晨惊愕一声,他竟然瞬间便摆脱了眼前的温少卿,持剑后退在身后爆步而动,奔向虞朝熠。

    ??要是那虞朝熠和温少卿二人相比较的话,那正是虞朝熠的修为比较强大,醒晨又怎可能是虞朝熠的对手呢?

    ??虞朝熠就连头都没有回,另一只没有握剑的手迅速叨念口诀,虞朝熠的口诀吟诵几乎是眨眼间便完成了。

    ??虞朝熠伸出二指朝后一指,又迅速的收回。只见身后朝着自己前来的醒晨竟是已经变成了一座冰雕来了。

    ??沧沉目光一沉,他倒是没有出手,只是迅速后退,手中的琴依旧抱着。他缓缓伸出二指,朝着醒晨一指,也是眨眼间,醒晨破冰而出,便瞬间出现在了沧沉的身前。

    ??‘哐当’一声,双剑触碰,竟是叫虞朝熠愣了一下,剑气相拼,竟是醒晨占了下风。

    ??沧沉上前,一把揪住了醒晨的后衣领,带着他连连后退。

    虞朝熠倒也不介意,也没有追,他连剑一同颂念法诀。

    ??少有片刻,绝尘剑尖指地,淡蓝色的流光就像是一条毛毛虫一般钻入地面。

    ??只见眼前‘咻’的一声,地面上不断生出道道冰柱冲天而起,直接朝着眼前的沧沉和醒晨不断涌去,如排山倒海一般,速度极快。

    ??眼前的冰柱竟然如一座座山峰一般在沧沉和醒晨眼前不断竖起,看似倒是十分的坚硬,身前更是阵阵强烈的寒气不断涌来。

    ??只见眼前醒晨握剑移步,准备冲上出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肩膀上落下了一只温暖的手掌。

    ??醒晨一怔,“大人。”

    ??沧沉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微微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眼前道道升起的冰柱竟是瞬间破碎消失。就连身上的寒气也随之消散,醒晨微微一呆,目光在重新移向前方的时候,却已经不见了虞朝熠和温少卿二人的身影了。

    ??醒晨突的转身在沧沉面前跪下,“大人,都是醒晨没用,竟让人闯进了沧漠之中,还请大人责罚,一切责罚,醒晨都一一接受。”

    ??沧沉面色不变,他淡淡的说道:“并不是你的错,先起来吧。”

    ??“可......毕竟还是醒晨没用,竟是没有一丝的察觉。”醒晨低头说道。

    ??沧沉道:“无事,他们来这里,怕也是为了凝水珠。”

    ??醒晨一怔,“大人,可是要醒晨将其二人抓回?”

    ??沧沉摇头,“不需要,他们又没有找到凝水珠在哪里,下次再来的话,防着点便好了。不过,被发现一次之后,怕是他们也不敢来了。”

    ?“......”

    ??醒晨始终低着头,并没有说话。

    ??“起来吧,不需跪着了。”沧沉道。

    ??醒晨顿了顿,才起身的。

    ??沧沉倒是不在意,“没有想到大晚上的还要活动活动胫骨,醒晨,回去歇息吧。”

    ??“是。”

    ??而另外一边,已经离开了沧漠的虞朝熠和温少卿见后面没有人影追来,便稍稍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还好他们两个没有追过来。”温少卿惊愕的拍拍自己的胸脯,深吸了一口气。

    ??虞朝熠道:“沧沉的实力修为很强,他完全是在我们两个之上,要是他刚才出手的话,我们两个怕是真的走不了了。”

    ??温少卿道:“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突然出现,这一次是我失算了。不过,他倒是没有想要留下我们的心思。”

    ??虞朝熠道:“醒晨的实力我还能够应付的,可当时我朝着沧沉冲过去的时候,着实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强大的气息压迫感。”

    ??温少卿倒吸一口凉气,“毕竟他是除了我父上之外,号称是御水第二强大的男人,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强大。”

    ??虞朝熠看着温少卿,“这一次我们去沧漠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收获,看来我们还是要另辟他路了,他是一个精明的人,没有那么容易露出马脚的。最近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