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四十七章:余音袅袅

    月黑风高,正是思榆小心翼翼的潜入膳房偷东西吃的最佳时机。还好晚上巡查的士兵并不是很多,也许是因为夜晚的原因吧,躲在一处也不会轻易的被发现。

    ??这一次,思榆绝对不能够让别人再捉到了,不然的话又要惹到殿下生气了。

    ??思榆这一路上几乎是很容易就来到了膳房里面,虽然是黑漆漆的,但思榆还是能够看见里面的环境,虽然食物是冷的,但思榆还是能够闻到着时不时散发着诱人香气的食物的闻到。

    ??膳房晚上也不会什么都没有,里面时不时的还是会有一些食物逗留的。

    ??思榆一进去,便看见了眼前那大长方形桌子上面摆着的各式各样的美食,思榆觉得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看见他们了。现在在这种情况下相见,竟是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思榆抬起手来擦了擦嘴边不存在的口水,然后又从自己的袖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小布袋出来,思榆随手将桌上的几盘点心倒进去满了之后,带上它便喜滋滋的离开了这里了。

    ??思榆把布袋缠在自己的身后,一边小心翼翼的离开,一边顺手从袋子里面拿出一些好吃的点心塞进嘴里来满足一下。

    ??夜晚的环境倒是显得有些恐怖,思榆身上没有能够照明的东西,便只能够小心翼翼的前行着,生怕前面有什么东西,便不敢妄动。

    ??不能被发现,不能被发现,思榆心中不断的回响着这一句话。

    ??眼前的黑暗一直都在,思榆不知道自己眸中的黑暗到底蔓延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摸黑摸到了哪里?穿过眼前的花丛,不知不觉,思榆竟是来到了一个十分开阔的地方。

    ??思榆生怕被人发现,便不敢正面走道路,只是在花丛中不断穿行着,身上倒是沾上了不少的花花草草。

    ??眼前开阔的地方烛火未熄,前方被花丛围绕着的中央,竟是一座白玉亭子,那白玉亭子做工精致华丽,倒是比温少卿的水垣里面的亭子做得还要华丽几分,那亭子烛火渐渐摇曳,随风而动,竟是一种特殊的美。周围的花丛中‘飒飒’的发出风的声音,竟是叫这黑暗的环境之中增添了一种神秘感。

    ??眼前的白玉亭子边上更是飘着层层叠叠的白色帘子,帘子随风而动,在周围烛火的照耀之下,竟是叫那白色帘子里面的人影如隐若现的。

    ??思榆看不清楚里面的人,但是他能够看见里面的人影正伸出手来轻柔着抚摸着眼前的古琴。

    ??他那纤细而皙白的手指拨弄着上面的七根琴弦,琴弦一动,在他的掌握之下竟是这般的流水行云,那动听的琴声渐渐袭来,从他的手指上拨动着的,竟是道道悦耳动听的声音。

    ??思榆曾经记得在奚山的时候,虞朝熠也有教过自己弹琴,但是自己怎么都学不好,竟是连虞朝熠的一点皮毛都没有学会,虞朝熠弹出来的琴声着实温柔,这琴声就像他的人一样,温和至极,竟叫人不知觉的便入了神了。思榆当时看着虞朝熠弹琴的时候,竟是这个人都被其吸引住了,完完全全,像是被虞朝熠带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上一样。

    ??可眼前这个人弹出来的琴声却和虞朝熠表现出来的并不一样,他的琴声之中隐隐透漏着一种十分孤寂的感觉,虽然是一首很动听的曲子,但是却带着丝丝悲凉之意,对于每一个音节的掌控,他把握得十分的完美。

    ??思榆呆呆的站在后面,一直在聆听着从他指尖弹奏而出的寥寥琴声。

    ??周围水声依旧渐渐,水声和他的琴声渐渐融合,竟是演奏出了一种特殊的美感,思榆除了听虞朝熠的琴之外,眼前人的琴声是让思榆第二个听呆的。

    ??许是是因为思榆听过虞朝熠和他的琴声吧!

    ??琴声寥寥之间,竟像是在演奏着一个故事,一个思榆听所未听、闻所未闻的故事。

    ??能够弹出这般琴声的人,那么他所述说出来的故事,一定是十分的悲伤的。这悲伤之情,不断入耳。思榆心中不忍刺痛,许是因为那琴声的原因。

    ??他的手指渐渐滑落。

    ??一曲终了,余音袅袅......

    曲终,思榆这才回过神来。

    ??眼前人犹在,思榆就这样呆呆的站在那里,竟是不知道该如何。

    ??平日里呆呆的模样显现,竟是这般的呆头呆脑的,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咻’的一声,思榆只闻一阵风声略过,无影无踪。

    ??思榆目光转动,竟见眼前亭中人消失不见,诧异之色呈现。

    ??“人呢?”思榆伸手抓挠自己的发丝,只见眼前的亭中只有一架古琴在,却已经不见人影其中。

    ??思榆又站在原地默然一阵,这才鬼使神差的慢慢前去。不知是为什么,周围的烛火竟是这般的露出森然的气息。

    ??思榆渐渐靠近眼前的白玉亭子,她走上阶梯,拨开周围的白色帘子,却见亭中仍是没有一人之身影,倒是那亭中遗留下来的古琴倒是十分的华丽,它的设计倒是美丽,琴身的设计竟是用御水特有的水波纹来设计的,这琴身的木料看上去极好,这琴身倒是犹如海浪一般,着实好看。那琴弦在眼前烛火的照耀之下竟是发出动人的光彩来。

    ??这琴怎么说也是用上好的材料制作的。

    ??“真好看。”思榆不忍的感叹道。

    ??思榆一时间看得有些呆住了,那手竟是想要伸出前去抚摸一阵。

    ??突的,思榆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思榆感觉自己的脖子上突然传来一股森然的冷意,一柄华丽长剑竟不知是什么时候抵在了思榆的脖子旁边,那剑身的冰冷几乎是透过思榆的脖子传遍了思榆的全身上下。

    ??思榆能够感受到自己身后人的气息和看见脚下的影子,看身形和气味,许是男子无疑了。

    ??思榆一时间慌了起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觉得你的琴好看想摸一摸而已,我没有想要拿走的。”

    ??“你是何人?”脑后突然传来的声音惊到了思榆,他的声音很冰冷,语气之中更露出了时有时无的杀意。

    ??他手中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剑,更是发出一股重重的寒气。

    ??“我......我是无意间闯进这里的,就......就刚才只是听见了你弹的琴,所以才过来看看的。”思榆解释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身后冰冷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思榆支支吾吾的道:“我......我虽然不是很懂琴,也不太懂音乐。但是......你刚才弹的琴声当中着实透漏出丝丝的孤寂、悲伤的感觉。虽然如此,但你的手指却很好看,虽然隔着很远,但是能够弹出那么好听的声音来,你的手应该很好看。”

    ??听了思榆说的话之后,后面的人突然间顿了一下,思榆能够感受到他的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剑也随之颤抖了几分。

    ??他没有说话,片刻之后,他竟放下了手中的抵着思榆脖子的剑。

    ??思榆悄悄的放松了一口气。

    ??她目光一转,只见眼前突然多了一个男人,他着一身深蓝长袍,脑后的三千青丝虽然披落在肩上,他竟是长得极为好看,只是那一张好看的脸上多了几分冰冷之色和疏离之色,他五官精致,脸色红润,肌肤如玉,眸光冰冷。

    ??他就这样坐在那里,竟是如同一位君王一般。

    ??他和思榆都没有说话,周围只有阵阵水声响彻。

    ??他在自己的琴前,袖袍里面露出了一只好看的手,思榆说得倒是没有错,他的手着实好看。

    ??只见他的手渐渐抬起,放在那古琴的弦上轻轻的抚摸着,很是温柔。就连他那一双冰冷的双眸之中也露出了一丝温柔之色。

    ??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思榆的身上,“你不是御水的人吧,看着你很眼生。”他的声音渐渐袭来,灌入了思榆的耳边。

    思榆好奇的问道:“你又怎么知道我不是御水的人呢?难不成这御水的所有人你都记得他们的模样吗?”

    ??他缓缓开口,语气倒是平淡至极,“差不多,没有全部也有一大半。毕竟御水王宫里面没有像你一样那么无礼的人。呆若木鸡,不知分寸。”

    ??思榆喃喃开口说道:“你的记忆力倒是好,我真的不是御水王城的人。”

    ??良久之后,他又缓缓开口,只是‘哦’了一声,便没有说话了。

    ??“哦?”思榆一怔,又说:“就这样?你都不问问我是谁吗?不问问我是从哪里来的吗?”

    ??他道:“无缘无故,我不想知道,也不想问。竟无事,就走吧。”

    ??思榆倒是不忌讳,便坐在了他的身旁,“我叫思榆,你叫什么?”

    ??他抬眼扫视眼前的少女,先是怔了怔,那一瞬间似乎是在思虑着什么事情一样,片刻才道:“你何为夜半三更的来这里?”

    ??他无视思榆的问题,反问了她一句。

    ??思榆一怔,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我其实是......无意中来到这里的,外面黑灯瞎火的,我身上没有带夜明珠,就看不清前面的道路,乃是无意之中闯入的。”

    ??“好一个‘无意之中’。”他缓缓抬起手来,思榆看着他那一只好看的手渐渐靠近,落在的思榆的肩膀上。思榆下意识地竟是一时呆住了。而后,只见他二指之间夹着一片绿叶,“现在乃是夜半三更,你没有带灯,更是独自一人,莫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见了他手指夹着的绿叶,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