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三十七章:御水少卿

    一路到明月轩的路上,思榆可没有少折腾,一见什么好吃好玩的,平时在天虞王城内少见的,便拉着虞朝熠一一看究竟,吵着给她买。看着眼前这场面,虞朝熠就像一个父亲带着自己女儿一样,有些讪笑。

    温少卿在一处远远的看着虞朝熠和思榆二人的身影以及动作,便不禁会心一笑,“我也是很久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朝熠了。”

    红缨在他的身旁,似乎是被他的话语给惊到了,她微微一笑道:“嗯,自从思榆来到公子身边后,公子的确是改变了不少,起码不是以前这般寡言少语的了。”

    温少卿看着虞朝熠的身影,便不禁回想起当时的惨状,“朝熠一定还在为当初的那一件事情耿耿于怀,自从那一件事情发生之后,他就有极少会像现在这样那么的欢喜了。”

    红缨掩唇一笑,道:“看来,思榆也不单单只是会惹事呢!”

    温少卿道:“朝熠只是以前没有遇到一个对他好的人而已,思榆心思单纯,毫无城府可言,倒是极好,这种孩子,任谁都会喜欢的吧?”

    红缨微微颔首,“是啊!希望公子以后也可以像现在一般开心。”

    温少卿眼眸一转,只见虞朝熠和思榆二人已经来到面前了。

    思榆一手挽着虞朝熠,一手拿着刚才虞朝熠给她买的吃食,倒是欢喜得很啊!

    “走吧,明月轩就在前面了。”

    温少卿将他们领到了一处比较僻静的地方,越靠近这里,就能够感受到一种十分清爽的感觉。

    “到了。”

    温少卿的眼前,是一座桐木院子,牌匾上面正是勾写着‘明月轩’三个字,在明月轩的周围,竟是层层水幕环绕,恍若仙境。这里倒是比外面安静许多,周围除了阵阵水声之外,便没有其他人的声音了。

    虞朝熠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竟是这般的回味,他不禁感叹道:“真的是很久没有来明月轩了,也不知道里面还是不是像以前那个样子的?”

    听虞朝熠这般煽情,就连温少卿也不禁陷入了回味之中,“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在温少卿的带领之下,他们进入了明月轩之中,里面的环境更是恍如隔世一般,里面的装饰倒是显得十分的古老,但却很大,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前院,前院倒是鸟语花香,水幕层层叠叠,十分的壮观。

    “果然,院子还是没有变。”

    虞朝熠踏入,一眼望去,仿佛一切都没有变过。

    温少卿负手而立,“那是自然,明月轩可是韶颜一直在打理的呢!”

    虞朝熠这才回过神来,说:“对呀,当初就是韶颜一直在替你打理明月轩的呢!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那么久了,她还在明月轩吗?”

    温少卿刚想说什么,便见院中走来一名婷婷少女,正是韶颜无疑。

    “你看,那不就是韶颜吗?”温少卿看了看来人一眼。

    只见眼前那婷婷少女来一礼,“见过两位公子。”

    见到熟人,虞朝熠倒是有些怀念的,“好久不见了,韶颜。”

    韶颜微微颔首,看向虞朝熠,笑道:“原来是朝熠殿下,的确是好久不见了。还有红缨姑娘也来了。”

    红缨微笑还礼。

    韶颜目光一转,视线便落在了思榆的身上,“这位姑娘是......”

    温少卿介绍道:“她叫思榆。”

    韶颜笑着看着思榆,“思榆姑娘。”

    思榆看着对着自己微笑的韶颜,却觉得有些奇怪,便问:“公子,为什么她要对我笑?我又不认识她。”思榆看着虞朝熠。

    韶颜一愣,看向温少卿。

    温少卿笑着回道:“小孩子的智商。”

    韶颜这才懂了。

    “她叫韶颜,少卿的朋友。”虞朝熠道。

    思榆看向她,“哦,你好。我叫思榆。”

    韶颜微笑,“你好。”

    温少卿问道:“韶颜,老秃他们三个呢?自家殿下都来了还不出去迎接啊?”

    韶颜回道:“哦,他们三个今天一早就出去了。”

    “出去了?那若华呢?”温少卿追问道。

    韶颜道:“若华也跟着他们三个出去了。”

    温少卿扶额,“真是的,他们三个又带着若华出去鬼混了。韶颜,你先带我们去大厅坐坐吧。”

    韶颜道:“是,这边请。”

    大厅内的装饰和外面一样,比较简单而又不失华丽,虞朝熠、思榆、温少卿和红缨四人坐在一桌,韶颜为极为斟茶之后,便去为其收拾一下接下来他们要住的房间了。

    虞朝熠不禁感叹道:“我记得上次来明月轩好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温少卿饮了一口茶,说道:“你还记得?也是,我记得当时好像你和现在一样,惹荼娅生气了。只是,这一次......似乎严重了一点啊!”

    虞朝熠没有说话,只是神色凝重。

    当时寿宴的时候,温少卿也在场的。

    温少卿接着说道:“当时,荼娅真的想杀了你们,你应该看得出来的。”

    “我知道。”虞朝熠作答。

    温少卿淡淡的说道:“说真的,当时我真的是吓了一跳了,这丫头又什么资格让你和虞珩都深陷其中呢?今日一见果然是不同凡响啊!朝熠,原来你和虞珩是喜欢这种类型的。”

    虞朝熠很冷静得解释道:“没有。”

    温少卿调侃道:“冰羽凤翎都在人家手里了,你说什么有用吗?这是这一次你们把荼娅气到都......气到变形了,当时你被荼娅的七彩琉璃火轰出去的时候,没死啊?怎么离开的?”

    虞朝熠回道:“用虞珩的天火凤翎。”

    温少卿这才反应过来,“也是,荼娅那么宝贝她的子女,倒是比较像她的风格,你就不怕她拿回了凤翎之后把你们给杀了吗?”

    虞朝熠道:“她想。可是她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她并没有惩处我的权利。而且,那里可是王宫,并不是只有她一人在的地方。”

    一字一句,都能够表示当时虞朝熠的强硬和气势。

    温少卿笑道:“那你们算是逃过一劫了,仙子啊荼娅怒气上涌,怕是会叫虞珩过去喝喝茶的。”

    虞朝熠自然是知道温少卿所言之意,“虞珩竟然将天火凤翎给了思榆,就要承受后果,荼娅的性格他不会不知道的,天火凤翎乃是她和飞鸾的定情信物,可无端便落入思榆手中,自然是惹得荼娅怒气上涌了。”

    温少卿道:“那倒是一定的,你想想看,这一次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之后,在座的都是南山一脉的,荼娅寿宴之时发生的事情怕是要传遍了。你和思榆倒是成了大名人了。就连我父上和母上都第一时间知道了。”

    “说起王上和王后,你前几天回到御水之后怎么样了?”虞朝熠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便问。

    温少卿回道:“没有什么,我又没有被扣在天虞,我母上说我能第一时间逃出来真的是挺机灵的,没有被抓回去受你们天虞的刑罚,然后我父上就指着我在大殿上骂了几个时辰就把我放回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有多喜欢你,我只是见义勇为而已,又没有惹出什么大问题,难道就因为这个原因你们天虞还和我们御水决裂了不成?那不就是小题大做吗?”

    虞朝熠轻笑道:“你倒是说得有些道理啊!”

    温少卿上下左右打量着虞朝熠全身,竟是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你看着我干什么?”虞朝熠可受不了温少卿那奇奇怪怪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

    “总觉得你哪里有些不太正常。”温少卿蹙眉道。

    虞朝熠瞥了他一眼,问:“我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温少卿沉吟一阵,他来回斟酌了一阵,这才长叫‘哦’了一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我上次给你的那株烂木头呢?你不会是扔了吧?那可是我送给你的。”

    虞朝熠道:“我哪有说我扔了?”

    温少卿继续追问问道:“那木头呢?”

    虞朝熠指了指身旁坐着的思榆。温少卿一看,怒吼,“玩我呢你?”

    虞朝熠挥手,将冰羽凤翎掩盖在思榆身上的气息去除,温少卿一感受到思榆身上的气息便呆了呆。虞朝熠又是手一挥,冰羽凤翎的气息再一次掩盖在了思榆的身上。

    温少卿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他正在努力的接受这个惊人的消息当中。

    温少卿眼眸流转,却见虞朝熠还在那里悠然自得的喝茶当中,他起身来到思榆的身旁左右查看,“难怪我当时就觉得这个丫头的气息那么熟悉呢!原来是我从长右山上捡回来的那块枯木啊?”

    思榆呆呆的看着自己身侧的温少卿,“你干什么?”

    温少卿朝着思榆道:“你不认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