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三十六章:御水之城

    翌日。

    思榆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起码外伤方面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就连内伤也恢复了三分之一左右了。虽然不能够勉强使用自身的灵力,但思榆却能够和虞朝熠、红缨二人一起下楼吃食了。

    不知道是为什么,红缨觉得自从前几天虞朝熠和思榆一见面之后,红缨就突然觉得自己明显是多余的。她坐在虞朝熠和思榆二人身旁,竟是深感这般的尴尬。以前她不是这样觉得的,只是到现在,红缨觉得思榆比以前更加的不要脸了。简直是比以前还不要脸。不过,面对虞朝熠的时候,她什么时候要脸过?

    比如......

    某日谋时某分,辰时。

    红缨突然挑起的话题害了自己,她问:“思榆这番是自己一人离开奚山去看外面的世界,感觉怎么样?”

    思榆甜甜的笑道:“怎么说呢?很大,比奚山大了很多、很多,就连人也很多。就连花草也很多,还要很多好吃的东西,都是我没有见过的。还有还有,我还和虞珩一起去了集市上玩了呢!那里的东西比王宫好吃多了,就连小玩意也很多,都是我没有见到过的,反正就是特别特别的好。”

    红缨微微一笑道:“山下的世界着实是比奚山繁荣啊!”

    虞朝熠在一旁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他淡淡的说道:“你们两个喜欢山下的世界的话,就别回奚山了。”

    “公子,我乱说的。”红缨赶忙道。

    思榆望着虞朝熠,说道:“山下的世界是很好,可是也有不好的。”

    虞朝熠瞟了思榆一眼,眸光落在思榆的身上,似乎是想要知道思榆口中的‘不好’,“那你倒是说说,有什么不好的?”

    思榆回答:“山下的坏人很多,吃东西还要给钱。不好,没有奚山好。”

    虞朝熠干笑一声,“这个时候你倒是想起了奚山比较好了。”

    少女眼眸流转,看向虞朝熠,“山下有山下的好,奚山有奚山的好。”

    虞朝熠好奇的问:“那你倒是说说,奚山有什么好的?”

    思榆展颜一笑道:“只要有公子在的地方,哪里都好。”

    红缨差点把刚喝进去的茶水给吐出来了,这思榆,还真的是不懂得害臊啊!思榆年少不懂事,倒是不知道自己每每说出的一句话说那么的煽情啊!

    虞朝熠眼睛一转,脸一红,道:“胡言乱语。”

    “真的没有胡说,我喜欢一起有公子在的地方。就是喜欢啊!”思榆急急道。

    “好了,你还是别说了。”

    虞朝熠也是受不了思榆对自己说的句句‘情话’了。

    “为什么别说啊?”

    “你伤好得差不多了吧?我们要出发去御水王城了,红缨,你去结账,我们马上离开。”虞朝熠急急道。

    “是。”红缨起身。

    虞朝熠他们三人已经在这里待了两三天了,身体基本上都好了很多,从天虞王城去御水王城的话,乘坐异鸟都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呢。

    昨晚虞朝熠就提前交代红缨了,红缨去结了账之后,便先出去唤来异鸟,将一些简单的行礼放在异鸟上,完成之后,便再进来唤虞朝熠和思榆二人一同离去。

    “我想和公子同坐,不要和鲤鱼仙。”思榆百折不挠,便扣着虞朝熠死死都不放手。

    红缨看向虞朝熠,一阵无语,“请问公子,您感想如何?”

    虞朝熠也不反抗了,便叹然道:“依她吧,再这样在这里纠结下去的话,怕是一天一夜也到不了御水王城了。”

    红缨问道:“公子,你的身体不要紧吧?”

    虞朝熠摇头,“没事了,已经好了很多了。到时候让玄溟治治就可以恢复了。”

    “好。”红缨回应一声,便先行凌空跃起坐到了异鸟的背上。她突的想到了什么,便道:“公子,你和思榆的身体不能够长期受寒,我们慢些行驶吧。”

    虞朝熠微微颔首,“那行,你在前面领着我们。”

    “好。”

    红缨驱动腿下异鸟,渐渐升空。

    虞朝熠伸出手来一把搂住思榆的腰,一步凌空跃起,稳稳的落在了异鸟的背上。

    而思榆则是被虞朝熠整个人护在了怀里,感受着周围虞朝熠专属的气息,思榆自然是十分的欢喜的。

    虞朝熠跟着驱动异鸟,跟在红缨的后方渐行。

    在空中飞行的感觉,这是第二次了,还记得第一次飞的时候,是和虞珩一起在天虞王城的上空飞行的。却没有想现在这样长期飞行,离开了天虞王城。

    这种感觉不一样,可能是共骑的人不一样吧。

    风,渐渐迎面而来。

    异鸟展翅,开始飞行,周围的风声好似呼啸一般,在耳边不断徘徊着。

    思榆回头,看了看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奚山和天虞王城,便问:“公子,我们不回奚山吗?”

    虞朝熠道:“你前几日惹了那么大的事情,我们自然要先出去躲一躲,日后再回奚山。”

    思榆微微颔首,“哦,公子。”

    “嗯?”虞朝熠轻出鼻音。

    “公子,山下的世界那么好,又热闹、又人多、又有很多好吃的,为什么公子不在山下生活呢?”思榆好奇的问道。

    虞朝熠回道:“因为奚山比较安静。你要是喜欢山下的生活,也可以长住在山下,红缨可以为你打理好一切。”

    思榆在虞朝熠的怀中渐渐扭头过来,那一双明亮的眼眸看着他,一动不动。

    风声依旧在耳边连连响起,决绝不耳。

    虞朝熠胸前的几缕发丝迎风飞扬,时不时的抚上了思榆的脸颊和脖子。

    思榆一双明眸紧紧的盯着虞朝熠。虞朝熠在思榆那流波一闪的眼中,看见了自己模样的倒映。

    在思榆眼中,虞朝熠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动人心魄。

    “公子,我错了,我不应该好奇外面的世界。”思榆突然郑重的说道。

    虞朝熠道:“没事,先前红缨他们和你也是一般无二。”

    思榆突然拥着虞朝熠,说:“公子,我想一直留在你的身边。纵使是先前几日不见,我还是十分想念你,我、我想时时刻刻都和公子在一起。想天天看着公子。”

    思榆说这话都是脸不红的,倒是弄得虞朝熠有些......难以形容的羞涩。

    只有和虞朝熠在一起的时候,思榆才会觉得是打从心里的开心,这种感觉很好。思榆只想一直这样就好了。这样一直呆在虞朝熠的身边,却不知道......未来的他们,竟是这般荆棘密布的。

    “公子,我喜欢奚山,因为奚山上有你。”

    虞朝熠迎着身前风声,竟不知怀里的思榆是什么时候陷入梦乡的。即使是入梦时刻,思榆那双手还是紧紧的搂着虞朝熠,丝毫没有一点儿想要松手的意思。虞朝熠倒也是没有办法,见挣扎未果,便只让思榆就这样抱着自己了。

    阳光明媚,金色的光线落在虞朝熠和思榆二人的身上,竟是这般的美丽,动人。

    温暖的阳光落在身上,竟是有种暖暖的感觉,很好。

    思榆发现,那拥着虞朝熠的身体,竟然变得灼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阳光的关系?虞朝熠微微垂下脑袋,只见怀里的思榆还是睡着,虞朝熠不知道,这是离开了奚山之后到现在,思榆睡得最好最舒服的一次。温和的阳光打在身上,专属于虞朝熠的气息不断徘徊在身旁,她满身都是虞朝熠的气息,因为她知道那是虞朝熠,那是自己心心念念之人。

    所以,她很满足。

    乘坐异鸟行了一天路程之后,到了太阳下山之后,红缨找了一处僻静之地,他们便原地歇息了几刻。

    头顶夜色弥漫,眼前星火点点,‘啪啪’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色之中倒是唯一的声色。

    许是经历过一次小小的危机和几日的离别之后,竟是叫思榆更加的粘虞朝熠了。红缨隐约记得,当时在奚山之上的时候,可还没有到现在的这个程度的。不过,这也不失为是一件好事吧。

    思榆身子较弱,她几乎是睡了很久很久,直到自己的眼皮被刺得生疼,思榆便不舍得睁开了双眼。只见眼前云雾寥寥,阳光四射,眼前的世界,竟是传来阵阵吵闹的声音。

    思榆惊呼一声,这才发现自己还在异鸟之上,她这一动,几乎是惊到了虞朝熠了。

    “别乱动。”

    虞朝熠那带着特殊磁性的动听声音从思榆的头顶上传来,思榆便很听话的安静了。

    思榆问道:“公子,前面就是御水王城了吗?”

    “嗯。御水和天虞不一样,御水王城顾名思义,当是以‘水’为特殊的布置。王城之中处处都有华丽惊人的水幕和那巨型的瀑布。”虞朝熠心中不禁感叹,好久没有来御水了。

    自高出一看,除了那精致华丽的房顶之外,便是那层层叠叠的华丽水幕了。

    “公子,什么是水幕?什么又是瀑布?”思榆好奇的问道。

    虞朝熠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便道:“那是很漂亮的东西,你会看到的。”

    “嗯,公子说很漂亮,那就一定很漂亮。”思榆笑道。

    最终,虞朝熠他们三人是在御水王城的城门口卸下异鸟进城的。

    刚一进城,思榆便被这眼前的繁华与热闹给吸引住了,这可是一点都比天虞王城差呢!就连这里的吃食也和天虞王城有些不一样呢!就连这里的小玩意也是天虞王城没有的呢!城里人来人往的,倒是识了‘人山人海’这个词语。

    “公子,快来。”思榆在前面招手道。

    虞朝熠朝着思榆那边叫了一声,“这里人多,你先别乱跑。”旋即,他转向红缨,“如何?”

    红缨回道:“已经收到少卿殿下的消息了,他说他这就来接我们。”

    “好,那我们便进城吧。”虞朝熠微微颔首。

    红缨张望道:“这御水王城可不比天虞王城差,见眼前这般热闹繁华之景象,怕是思榆已经忍不住了吧?对吧,思榆?”

    话语刚落,却不闻声答。

    片刻之后,却等不到思榆的回答。

    红缨一惊,面色一变,转向虞朝熠,“思榆......呢?”

    虞朝熠无奈扶额,“刚才还叫她在这里先等一下,真是块枯株朽木,不可教也。”

    红缨赶忙圆话,“估计思榆还没有走远,公子,我们还是先过去寻她吧。”

    虞朝熠道:“没事,她身上有冰羽凤翎,我可以感受到凤翎的气息。”

    而此时,无意中脱离了队伍的思榆已经进城了。这里人也很多啊!和在天虞王城见到的人很不一样呢!

    思榆的脚步渐渐停下,身前便是一处买桂花饼的小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