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七章:红衣虞珩

    “我怎么听见了二王子的声音?”玄澈一脸茫然的看向其他人。

    “……”其他三位更是面面相觑,愣了一会儿。

    四人顿然反应过来,转身一看,便见了一身红衣红袍,金冠束发的虞珩,他剑眉星目,丰神俊朗,面色红润,他倒是有些好奇他们四人窝在这里是为什么?

    “见过二王子。”四人回过神来,慌慌张张的便匆匆朝着前人行礼。

    虞珩轻咳一声,道:“你们起来吧。”

    四人缓缓起身。

    “我是来找兄长的。”虞珩淡淡的说道。

    说完,虞珩正准备过去,身前的玄溟不知道是如何来的勇气突然上前一步挡住了他,大声的叫到:“不行!”

    虞珩顿足。

    他倒是觉得玄溟特别的有勇气。

    红缨、玄澈和老秃一惊,他想干什么?眼前的可是二王子啊!他那么大胆啊!?

    “你这是作甚?”虞珩眉头一蹙,问道。

    “额……我一时半刻还没有想到……”玄溟随便的一句话,竟然引来一阵怀疑,“没想到什么?”虞珩冷冷的说道。

    “不是。”玄溟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便慌忙着要圆回来,“是我们殿下正在忙着。”

    “是吗?”虞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只见他摇身一挥,整个人便消失在了他们四人的眼前。

    “殿下!”四人顿然回过神来,便一起准备朝着虞朝熠和思榆那边冲过去的时候,突然眼神一瞟,便已经看见了一身红衣的虞珩已经出现在虞朝熠和思榆面前了。

    四人犹豫了一下,这才收回了自己准备前行的脚步。

    虞朝熠忽见了来人,便迅速一把挣脱了思榆的纠缠。

    虞珩看了看虞朝熠,又看了看他身旁的思榆。

    他忽的一笑,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一样,难怪刚才他们会说那么奇怪的话。

    虞珩将目光落在了思榆的身上,一身蓝裙,天真烂漫,灵动无邪。不过,最为显眼的就是她身上和虞朝熠一样的那一抹蓝色。

    然后,虞珩又看了看虞朝熠一眼,此时的虞朝熠脸色有些红润,他似乎看见虞朝熠的耳朵已经露出了一抹潮红色。

    不是说兄长沉默寡言、漠然无情、不近女色的吗?现如今身旁的一名绝色少女是怎么回事?

    虞珩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虞朝熠身旁的这名蓝衣少女。那一抹蓝,还真的和虞朝熠极为匹配。

    “兄长,您还真的是……有志向啊!”虞珩一瞬间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形容眼前的虞朝熠,竟然就这样随意出口言语了。

    虞朝熠轻咳一声,突变的郑重道:“阿珩。”

    他一声轻唤,为了不让虞珩误会,竟一个闪身便朝着虞珩身前而去。

    思榆见状,看着虞朝熠渐渐前去靠近他,心中竟然引来一阵危机感了。

    虞朝熠挥了挥袖袍,稍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一黑,身前一沉。

    思榆自然是见不得殿下同旁人太过紧密靠近,见虞珩‘来者不善’,她便直接闪身过去,整个人直接挂在了虞朝熠的身上,她的双手扣着虞朝熠的脖子,双脚缠着虞朝熠的腰间。

    她的整个脑袋离得虞朝熠很近,双方呼吸所吐出的热气不断的落在对方的脸上。

    虞朝熠的耳朵更红了,他脸上的羞涩之意已经完全表现在上面了。

    看着眼前的这位姑娘,虞珩顿生好感。

    思榆一脸仇视敌人的模样注视着眼前的虞珩。

    “下去。”虞朝熠艰难的开口,她吐出的热气不断的落在虞朝熠的脸上,竟让他感觉痒痒的,有些心猿意乱。

    思榆扭过头来盯着他,否决道:“我不。”

    虞朝熠的余光瞟了一眼虞珩,却发现他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你快给我下来。”虞朝熠真的是......

    思榆的全身几乎都紧贴着虞朝熠的身体,少女身体的柔软落在其中。

    “我不要、不要。”思榆紧紧的搂着他,“不要、不要、不要......”

    虞朝熠支撑着她的体重,但却没有丝毫的感触,他斥道:“你这般样子成何体统?”

    “我才不管什么桶不桶的。”思榆百般娇嗔的说道。

    反正她就是要抱着他,不让他叫人抢了去。

    “噗。”虞珩突然大笑了一声。

    虞朝熠一怔,尽力便将身上的思榆给抠了下来。

    “哈哈,兄长,这姑娘是哪里来的?好生有趣。”虞珩笑道。

    虞朝熠哑然了一下,便道:“你……你莫要误会。她、她只是我捡回来了一块木头。”

    “兄长。”虞珩一边笑着,一边本想着一手搭在虞朝熠的肩上,与他‘亲昵亲昵’。谁知,思榆突然一把推开了正靠近虞朝熠的虞珩。

    虞珩一怔,再怎么说自己也贵为王子,更是天虞王城内驰骋沙场的高贵战神。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她还是第一个敢这样对他的人。

    “思榆,不可无礼。”虞朝熠见状,便喝道。

    虞珩看了看虞朝熠,又看了看她。

    原来她叫思榆啊!

    思榆正着脸一本正经的看着虞珩,看样子似乎是在宣誓着虞朝熠的主权一样,“老秃和我说过,想和殿下亲密的人一定都是不怀好意想要勾引殿下的妖精。”说着,她又看了看虞珩,诚恳的说道:“虽然你这个妖精长得很好看。但是,殿下是绝对不会喜欢你的。”

    虞朝熠突然觉得一阵脑袋疼,“你……放肆。到底是谁教你这种东西的?什么妖精不妖精的?”

    思榆义正言辞的解说道:“是老秃说的,长得好看的妖精想要接近殿下肯定是喜欢殿下,想要把殿下带走。”

    顿时,在一旁偷看着的玄澈、玄溟、红缨和老秃四人已经完全惊呆了。

    玄溟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看着老秃,“你真的教过思榆这种东西啊?”

    老秃挑了挑眉,乐道:“我可是一个好老师。”

    玄澈道:“二王子脸都变了,放眼整个天虞王城内外谁敢这种当面推他。换了我,我都不敢。”

    红缨道:“别说你了,就连殿下和三王女也不敢吧?”

    “你们说,二王子不会要劈了思榆吧?”玄溟问道。

    红缨眯眼道:“有殿下在呢,不怕。”

    “小心驶得万年船。”玄澈摇摇头,悲道。

    虞朝熠生怕虞珩生气,毕竟以虞珩那般高傲的性格来说,这种那么无礼的行为虞珩是不会喜欢的。

    “真是个榆木脑袋。”虞朝熠心生绝望之色。

    思榆义正言辞的护住虞朝熠,说道:“妖精不能靠近殿下。”

    “还乱说。”虞朝熠毫不犹豫赏了她一个暴栗。

    “他是我的弟弟。”虞朝熠道。

    思榆一脸茫然的看着虞珩,“弟弟是什么?”

    虞朝熠准备为思榆解释的时候,谁知竟是虞珩便开口说话了,“我是你家殿下的同父异母的兄弟。他是哥哥,我是弟弟。”这倒是令虞朝熠有些惊讶。

    “哦。”思榆听了听,然后意味深长的呼出一声,然后耿直道:“不太明白。反正你就是不可以靠近殿下。”

    “呵呵。”虞珩突然大笑道,“兄长,她可真有意思。”

    虞朝熠看着虞珩笑嘻嘻的样子,便道:“我还以为你会生气。”

    “生气?兄长,难道你以为我会对一个小孩子生气?”虞珩看着思榆,倒是一副充满笑意的俊逸容貌。

    “过来坐一下吧。”虞朝熠说道。

    “好。”虞珩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的。

    虞珩和虞朝熠二人面对面坐着,虞朝熠刚为他倒了一杯茶,然后便见思榆大大咧咧的也坐了下来。

    虞朝熠和虞珩也没有说些什么,还为她倒了一杯茶。

    思榆捧起茶来一口便喝完了。

    虞朝熠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还好眼前这人是虞珩,不然的话要是遇到了什么皇亲贵族,思榆这番行为早就被大卸八块了。

    不过,这不是还有虞朝熠在吗?

    “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了?”虞朝熠抬眼问道。

    “怎么?我刚才来得不是时候?可是打扰到你了?”虞珩故意打趣他道。

    听他一提,虞朝熠便下意识的回想起了刚才虞珩的所作所为,“别胡说。”

    “好,好。都是我胡说。”虞珩还是第一次看见平时漠然无情的兄长竟然会露出这样的神色。倒真的是,有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