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五章:玄澈玄溟

    虞朝熠看着那直勾勾盯着自己的思榆,微微皱眉,揽住她腰身的那一只手缓缓放下,他刚准备抬步和思榆拉开一点距离时,却发现自己的腰身被她死死的缠着。

    思榆的整个身子都贴着虞朝熠,少女身躯般的柔软完全附在身上,这让他有点不适应,他从未有跟过那名女子有这般亲密接触,难免有些排斥。

    “放开!”虞朝熠漠然道。

    “哦。”思榆很听话的乖乖松开了缠住他腰身的双手。

    虞朝熠瞥了她一眼,一手拉过思榆的右手,一手掀开了思榆手上的衣袖。

    竟发现她的右臂在方才被绝尘的剑气伤到,鲜红色的液体染红了思榆的整只手臂和衣袖。

    “咦?”思榆看着自己手臂上的血迹,眸光一变,生出绝望,“殿下,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就流了一点点血而已,说什么死不死的?再说了,有我在,哪会让你这般轻易的就死了?”虞朝熠瞥了她一眼。

    思榆笑道:“恩,有殿下在的话,我什么都不怕。”

    “绝尘是我的佩剑,它不喜欢陌生人碰它。被绝尘的剑气所伤,你方才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虞朝熠眉头一蹙,询问道。

    思榆摇了摇头,眸中似有光芒闪过,她展露颜笑,说:“没有、没有。刚才我的眼里只有殿下。”

    虞朝熠一听,身体一僵,脸上一红,他伸出手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了一阵,便说:“谁教你说这种话的?不知羞耻。”

    思榆睁大着眼睛看着虞朝熠,问:“可是,我刚才的眼里真的有殿下,殿下你看看,是不是?”说着,她便伸出另一只手的小指指着自己的眼睛。

    虞朝熠退开了一步,神色微动,“胡、胡说什么?要不是有我在,你、你早就被绝尘给劈成两半了。绝尘剑气不凡,一般修为比较低的妖物一被它的剑气所伤,就会化为原形的。”

    他说话的语气有些急促,但又有点口吃。

    “哦,殿下,我是有百年修行的。不怕。”思榆傻笑道。

    虞朝熠目光朝别处一撇,“就算你有百年修为,功力哪有绝尘的一半?再说了,纵使你有百年修行,可你不学无术,看上去空有一丝皮毛之色,若不是我及时隔开了绝尘的话,怕是你那浑身的修为都要被绝尘一剑劈散了,到时候,你可就会重新变成一块木头了。”

    说着,虞朝熠便又将视线移到了思榆那一只受伤的手臂上。

    “疼不疼?”他皱眉问道。

    思榆摇头,诚言道:“不疼。”

    “被绝尘所伤,你自然是感觉不到疼痛,但稍微之后伤口便会足渐腐烂。”一边说着,虞朝熠便一手为思榆灌入自己的灵力。

    思榆看着虞朝熠傻笑,竟然完全不顾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反手便缠住了虞朝熠的手臂,微笑着将自己的脑袋靠在了虞朝熠的手臂上。

    虞朝熠一惊,神色腼腆,“你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虽然嘴上是这样说,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为思榆灌入灵力。

    “松开。”虞朝熠道。

    “我不要。”思榆又缠紧了几分。

    “你给我松开。”虞朝熠脸红赤耳。

    “我就是不松,不要松。”思榆百般的持之以恒,就是不松手。

    思榆喜欢这种感觉,喜欢看着他,靠近他,依靠他......

    “你......你要是再不松手的话,我、我就把你打回原形。”虞朝熠支支吾吾的说道。

    “没事,以后还可以恢复。”思榆一点都不想要离开虞朝熠。

    突然,虞朝熠和思榆眼前突然出现三道身影。

    这三道身影从门外走近,刚想喊一声‘殿下’,一眼看见眼前的景色之后,便纷纷的将自己想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他们三人的眼睛挣得大大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嘴张大的程度简直就可以塞下一颗鸡蛋了。

    三人之中,除了一身红衣的红缨之外,还多了两名身着白色锦衣的少年郎。

    虞朝熠见了突然出现在自己门口的三人,竟被吓得一惊,一挥袍竟然将身旁的思榆转移到了红缨身前。

    “呀。”思榆一惊,过去想抱着虞朝熠却反抱住了红缨。

    红缨身旁的玄澈和玄溟二男皆是一愣,他们脸上竟有一种异色纷纷落下,打量着虞朝熠的全身。

    他们发现现在的虞朝熠还是面红赤耳的模样,表面的红潮丝毫没有减少。

    “红缨,你、你快点把她给带走。”虞朝熠立刻下令道。

    “啊?”红缨一呆,她似乎没有从刚才那一副美好的画面之中回过神来。

    “红缨。”虞朝熠又变回了原来那般冰冷的神色,“快点把她带走。”

    “是,殿下。”红缨听闻,然后便立刻将思榆拉扯着走了。

    可是,某人脸上的羞涩根本就没有褪去

    然后,红缨和思榆二女便在虞朝熠、玄澈和玄溟三人的注视下不见了身影。

    红缨将思榆拉回房内换下了一身衣裳才又出来的。

    红缨正坐在院后的一座池子中央的一块玉石之上,她上身为人形,下身则化为鱼尾在水面上拍打着。

    思榆并没有下水,而是附身蹲在池子的边上玩水。

    红缨一见思榆过来的身影,便萌生出一脸八卦的神色,“思榆,你刚才在和殿下干什么啊?”

    “我不小心碰了一下殿下的绝尘,然后手受伤了,然后殿下就给我输灵力,然后你就把我带走了。”思榆回想着方才所发生的。

    红缨拍了拍自己的鱼尾,问道:“那殿下在给你输灵力的时候,你当时在想什么?又干了什么?”

    思榆想了想,一边傻笑又一边说道:“我当时想着......殿下,然后就抱住了殿下的手。”

    红缨一听,内心便诚实的说道:果真是一个单纯得不能够再单纯得孩子啊!

    “对了,鲤鱼仙,刚才和你一起进来的那两个是谁啊?”思榆突然想起了陌生的玄澈和玄溟。

    “哦,他们两个也是住在的。玄澈善武,玄溟善医,他们可都是殿下身边的能手啊!”红缨回道。

    红缨刚说完,玄澈和玄溟竟然瞬间出现在了思榆的左右身侧。

    “啊呀!”思榆刚一起身,就被他们两个吓到了。突然踉跄了一步,差点就投身摔进池子里了,还好玄澈和玄溟一人一左一右一手将她拉住了。

    “你们两个那么快就过来了?”红缨颇有些惊讶的看着思榆身边的玄澈和玄溟二人。

    “昨天你有传信给我们的,你就是红缨信上说的思榆吗?”玄溟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上下打量着思榆。

    “信是什么东西?”思榆疑惑的看着向着自己提问的玄溟,又反问了他一句。

    “哈哈,看你那么傻的样子就知道你肯定是思榆了。”玄溟说道。

    “哦。”思榆眨巴眨巴的大眼睛,“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信是什么?”

    玄澈回道:“信是能够传递自己想要说的话或者是不敢说出口的话给对方。”

    “那、那我可以给殿下写信吗?”思榆一喜,问道。

    “你和殿下离得那么近,不用写信,想说什么直接和殿下说就可以了。”玄澈道。

    “哦。”思榆点点头。

    孩子般单纯的思榆的却是能够让人感觉到喜欢。

    “不过,刚才你抱着殿下那一幕可是让我们都吓了一跳啊!我还以为我进来的时候是看错了呢!没想到殿下竟然被一个女人抱着还不还手,竟然还脸红了,要是没有亲眼见到,我还以为殿下喜欢的竟然男的呢!”玄溟哈哈一笑,道。

    玄澈一巴掌拍了一下玄溟的后脑勺,“别乱说。”

    玄溟‘哎呦’的吃痛了一下,“怎的了?我这是……反正殿下也没听见不是吗?”说着,玄溟下意识的将手搭在了思榆肩膀上,笑嘻嘻的说道:“哎,这小姑娘看着就长特别的精致,呆呆的,那么可爱。难怪殿下那么喜欢!”

    玄澈瞥了他一眼,“别胡说,省着一个转身殿下就罚你抄《七则篇》。”

    “还有,你懂不懂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啊?”说着,玄澈便将玄溟那一只搭在了思榆肩膀上的手给一把扯了下来。

    “也是。”玄溟微微颔首,然后便做出一副思虑的模样来,便义正言辞的说道:“要碰也只有殿下可以碰。”

    “真是话噪。”红缨拍了拍自己的鱼尾,彦彦的说道。

    “来来来,思榆来这边。饿了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玄溟欲欲拐卖,引诱思榆。

    “嗯嗯嗯。”思榆点头如捣蒜。

    玄溟宣布诱导成功。

    玄澈一把叫住了玄溟,“喂,不是你、你哪来的好吃的?你做的?”

    玄溟道:“不是,我们这一次下山不就是带回来很多好吃的吗?”

    玄澈一想,好像也是啊!

    说着,玄溟便拉着思榆朝着自己房里走去。

    红光一闪,红缨便摇身上岸。

    “这一次下山好像挺轻松的?”红缨转身问过玄澈。

    玄澈笑道:“并不是。”

    “看来玄溟不好管啊!”红缨摇了摇头,叹道。

    “我觉得我们应该快些追上玄溟,不然的话,思榆止不成会被玄溟带坏。”玄澈挥了一挥袖袍,道。

    红缨道:“当初你还不是没有被玄溟带坏吗?怕什么?”

    “那可不一样。”玄澈神秘一笑,便转身离开了。

    “也是。”红缨轻笑一声。

    等到玄澈和红缨过去见到了思榆和玄溟的时候,只见他们两个早已经在里面了,而且里头还多了一个矮小的老头。

    “老秃,你怎么也来了?”玄澈和红缨一进来便看见三人在那里狼吞虎咽的模样。

    “还说呢,有吃的都不叫上我。”老秃扒了一个鸡腿,一把塞进了嘴里。

    “只要闻到香味你就跑过来了,还用得着叫你吗?”玄溟撇了撇嘴。

    “好吃。”思榆和老秃一样也是一手一个抓着就是吃。

    红缨无奈扶额,“看来奚山的吃货又多了一个。”

    “你们这个态度知道叫什么?奚山有三条主规,十一条副规。要是殿下看见了,你就死定了。”玄澈淡淡的说道。

    玄溟翘起一条腿,豪迈的说道:“怕啥,反正殿下又不在。”

    “咳咳。”

    突然,门口传来一阵清脆的咳嗽声。

    众人转身一看,便见了一位身着蓝色长袍,披白色貂毛披风的俊逸男子,他眉宇似剑、鼻梁高挺、肌肤雪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阵阵寒气。

    “殿、殿下!”

    某人腹语:殿下啊殿下,您老人家能不能别每一次都来得那么及时啊?

    看见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俊逸男子,玄溟那一只翘起的长腿收了回来,老秃嘴里的鸡腿突然掉了,玄澈和红缨二人首先躬身行礼,“殿下。”

    “嗯。”

    虞朝熠和回了一声,便起步进来。

    “你们在干什么?”虞朝熠瞪了他们一眼。

    玄溟和老秃放下手里的东西,连忙起身行礼,倒是思榆还在那里吃得欢乐。

    “殿下,我们先行退下了。”

    “嗯。”

    玄澈和红缨转身离开,玄溟和老秃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虞朝熠便开口说话,“你们两个,《七则篇》雅篇一遍。”

    “啊?”玄溟和老秃二人脸色瞬间一变。

    “再啊一声,再多两遍。”虞朝熠冷然说道。

    玄溟和老秃只能够认命了。

    “退下。”虞朝熠冷言道。

    “是。”玄溟和老秃两位垂着脑袋迅速撤离了战场。

    刚走出门外不久,玄溟就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思榆呢?”

    老秃见他想回身过去正欲去在回去的时候,便被老秃一把给拉住了,“你干什么去啊?殿下还在里面啊!”

    “思榆不是还在里面吗?”玄溟道。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