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三章:奚山规矩

    奚山。

    虞朝熠将思榆带来给了红缨,并让红缨给她换一身干净的衣衫。

    红缨看着思榆身上披着虞朝熠的衣袍,便问道:“怎的以前没有见过姑娘?姑娘可是从哪里来到奚山的?”

    思榆眨巴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吐出的字语似乎有些不清晰,

    “你……怎的会不认识我呢?我是……”说着,她便指了指自己的头上。

    红缨依旧不明所以。

    “以前你还帮我洗过澡呢!”思榆笑道。

    红缨依旧不明,便直接简单粗暴的用神识探知思榆的原形。然后,便目瞪口呆,“你竟是那木头,难怪了,难怪了。“

    红缨又看了看思榆那颤抖的身子,便回神过来,“哎呀,我都忘了给你找一件衣裳了。你喜欢什么颜色的?”红缨又问道。

    思榆偏头一歪,问道:“什么是颜色?”

    “我看看,你这般好看的身材和灵动的模样,应是衬得青色的衣裙。”红缨打量了思榆全身,便有了思意。

    然后,便找来一袭青色长裙给她换上。

    换上了一身青色长裙的思榆,果真是别处一格的灵动美丽。

    思榆看着镜子前的自己,竟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奇妙想象。没想到,自己终于能够化成人形了。也不知道殿下喜不喜欢自己的这番模样。

    然后,红缨本想为思榆梳个发鬓的。可思榆觉得麻烦。最终,红缨便将她前面的几缕发丝盘旋起来,执一花冠在上。

    这般,很是动人。

    “殿下呢?”思榆问道。

    “你要找殿下吗?”红缨顿了顿,又道:“殿下让我先带你熟识熟识奚山。”

    思榆不懂。

    “你初来到奚山。也应该先了解了解咱们奚山吧?”

    “那奚山有什么?”思榆的脑袋里想了很久,才问出了个所以。

    “咱们奚山虽然大。但是人口不多。在这山上除了殿下,还有我、老兔子、玄澈和玄溟,如今再加上你,便又多了一人。”

    “你……”思榆眼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红缨。

    “我乃是修炼千年所化的鲤鱼。”红缨自作介绍。

    “鲤鱼?我知道,鲤鱼仙!我曾听人说过。”思榆天真烂漫的说,“我曾是木头的时候,曾听人说过很多好玩的。”

    “呀呀呀,咋的闻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突然,大门一开,便来一名白花子秃头矮老人,打断了思榆和红缨之间的对话

    红缨见他,便同思榆说道:“他便是我刚听你说的老兔子老秃,修炼千年,倒是个吃货。”

    老秃见了思榆这位生人,便满是好奇,眸光之中便是八卦的色彩,他便来四处打量打量思榆,“哪来的小美人?”

    红缨瞥了他一眼,“你是瞎了吗?看看,她的殿下身边的那一块木头。”

    “木头?”老秃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木头材质极好,当中是个美人。”

    “鲤鱼仙,什么是美人?”思榆好奇的问她。

    老秃看了看红缨,怎的美人的意思都不明了?她先对思榆说:“这个‘美人’之意,很难懂,稍后我便教你。”

    思榆懵懂。

    然后,她又对老秃说:“这娃子一问三不知,倒是纯洁的小娃娃,你可别在这里捣乱。殿下可是让我好好教教她规矩的。

    老秃看了看她,挑着眉头,似乎是有了什么新的想法一样,“自然、自然,咱们一起教。”

    红缨将思榆带到了外面的亭子里,让她稍作一息。

    然后,她便问:“什么是稍作一息?”

    她回:“就是坐下来,休息休息。”

    然后,老秃便搬来一大堆卷书来,放在思榆面前。

    “我老腰不好使了。”

    老秃锤了锤自己的腰。

    “什么是腰?”思榆好奇的问道。

    老秃失笑道:“看来还真的是要好好的教教你了。”

    思榆看着他,听着他说的话,还是有些懵懂。

    红缨就在思榆身边站着,没有坐下。而老秃将书搬来后,便拿来一本卷书递给了思榆。

    红缨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她看了一眼老秃那诡异的面色,便一把抢来了刚落在思榆手里的卷书。

    然后落下一眼,便怒道:“这什么?‘如何当一名柔媚之极的女子’?”

    老秃暗叫不好。然后,红缨又看了看老秃拿来的其他卷书,都是满含歪理的卷书。

    “你……”红缨一脸阵红,有些怒目圆睁的看着老秃。

    思榆看着左右两边两人这奇怪之样,便想着拿起桌上的卷书,翻开一阅,却被红缨制止。

    “不许看,这书……有毒。”红缨艰难的运量出了这一个词。

    思榆歪着头一脸疑惑。

    “你怕什么,这书可是好东西。”老秃道。

    “你想死吗?殿下知晓了你就死定了。”红缨啧了一声,说道。

    “怕甚?难道殿下还会来看看吗?竟然已经让你来教了,这种东西迟早她是要学会的。这般水灵灵的小美女,得明、得明。”老秃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现在这个样子,可是比在妓院的时候还要......变态。”红缨白了他一眼。

    但是,红缨很快就被老秃给说服了。

    然后,这三个便在亭内一起阅读着这些‘毒物’。

    “鲤鱼仙,这书中女子为何衣衫不整?”思榆好奇的问道。

    红缨和老秃一听,便一同凑到了思榆身边。红缨拿过思榆手中的卷书,然后,红缨才看了一眼,手中的卷书便被她给一动灵力,毁了。

    “你……”红缨恼羞成怒的看向老秃。

    “鲤鱼仙为什么把书给弄没了?我还没有看完呢!”思榆一脸茫然的看着红缨,眼睛眨巴眨巴很是可爱。

    见了思榆那单纯灵动的模样,红缨身上的气才消了一点点,“你这老秃子,真是龌鹾不堪!”

    “作甚?作甚?”老秃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想着能够敷衍了事。

    红缨秀眉一蹙,努力的压制住自己的生气,便以殿下威胁之,“你竟然让思榆看这种卷书?你可知被殿下知道了的后果?”

    “怎的?”老秃撇了撇眼睛,说道,“你方才不是也同意了吗?老夫这可是在教思榆什么叫人间世道的纷乱。”

    那老头倒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什么是世间纷乱?”思榆在一旁听着红缨和老秃二人讨论的话题,倒是一点儿也听不懂。

    “......”

    红缨和老秃闻声,便同时望向了一旁眸光闪烁着灵动光芒的思榆。

    “这世间的纷乱可分为很多种。”老秃突然一脸笑意的打探着思榆。

    思榆好像还是不懂老秃的话语,便摇了摇头,道:“那你便一种一种的讲给我听。可好?”

    “好、好、好。”看着思榆那般冰清玉洁的单纯模样,他如同是看待一名初生的婴儿一般。

    “好呀,那你就讲讲。”思榆笑着拍了拍手,一脸好奇的盯着老秃。

    老秃顿然觉得自己的价值上升了一个档次,他装作大师模样,轻咳了几声,便准备开口说话之时,却闻见了红缨的声音,“你当真不怕死?奚山规矩忘记了吗?禁污秽!禁污秽啊!殿下保证不打死你。”

    老秃瞥了她一眼,“我这叫舍己为人,你看看这孩子的眼神。我不忍心拒绝你知道吗?反正殿下把她交给我们之后便不管了,不然你看看怎的殿下还不来?”

    红缨算是悟出了一个道理来了,这只老兔子若是没有殿下盯着,怕是无法无天了。

    “对了对了,鲤鱼仙,你方才不是说要给我说说‘美人’的意思吗?”思榆又扯了扯红缨的袖子,倒是百般娇气,但又不忍让他人拒绝。

    还没有等红缨开口,那只老兔子便说:“思榆啊!这‘美人’的意思呢,就是生得容貌美丽、相貌出挑养眼的女子。”说着,他便看了看思榆。但思榆的脸上依旧是茫然,似乎是没有明白,“简单来说,就是生得美丽,好看得像妖精的人。像你和红缨二人便是美人。”

    老秃此番解释,思榆便“哦”的一声明了,“我知道,就是生得像妖精的人。”

    “对、对、对。”

    一旁的红缨轻哼一声,冷然道:“歪理。”

    “刚刚你看的那卷书中衣衫不整的女子便是美得像妖精一般,她们这是为了取得男子的欢心。”老秃说。

    思榆再一次面露疑色,“那书中的女子便是妖精所化吗?可是我是木头所化,是不是就不是美人了?”

    老秃呵呵笑道:“自然不是,你是美人。这美人并非是妖精所化,只是一个形容词而已。”

    思榆听得似懂非懂,“那美人又为何要取得男子的欢心?”

    老秃一听,便觉得与子可教也,“在山下有一处仙境之中住满了一堆美人,她们衣衫不整的,是为了能够取得男子的欢心。自然是为了他们身上的钱财和想要找一点乐子。”

    “龌龊不堪。”红缨闻之,眉目一蹙。

    老秃转向红缨,“大姐,您这样的我教不来。”

    “......”

    思榆实在是不明白红缨他们的意思,倒是问老秃,“衣衫不整就可以取得男子的欢心吗?”若是自己像书中女子这般模样,是不是就可以取得殿下的欢心了?

    红缨眼皮一跳,便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为了让自己冷静冷静,还是要干些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的。

    “咦?”老秃一阵惊讶,那么快就领悟到真谛了吗?

    思榆的下一句话便让红缨含在唇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

    她说的是:“那我像她们一样衣衫不整,是不是就可以取得殿下的欢心了?”

    红缨和老秃面面相覩,一脸懵。

    “你可知欢心的意思?”红缨放下手中茶水,小心翼翼的问道。

    思榆回道:“就是开心的意思啊!难道不是?”

    红缨和老秃再一次一脸懵。

    “是啊!”老秃猛地一拍手,便大笑道:“就是开心的意思啊?”

    “那你快教教我该如何取得男子的欢心?”思榆跃跃欲试,看起来很是雀跃。

    红缨有些绝望的摇了摇头,“真是......”

    “这该如何取得男子的欢心,也是一番学问......”老秃正准备将自己的毕生所学讲给思榆听,然后,身后便传来了一阵清冷而又熟悉的声音,“如何取得男子欢心?”

    老秃和红缨闻声,身体先是震了震。然后,一扭头便看见了一身蓝袍加身,银冠束发,清冷俊逸,一脸漠然的虞朝熠。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