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朝
TQR 作品

第二章:木头思榆

    虞珩见了虞朝熠之后,虞朝熠自然也注意到了虞珩的目光。他微微一笑,便朝着身旁的茶楼走去。

    这一家锦朝茶楼是虞朝熠、虞珩平时最爱来的茶楼,这间茶楼比较靠近王城门口,虽然离王宫比较远。但是,虞朝熠、虞珩他们两兄弟平时都比较喜欢这里。

    每一次虞珩出行回来,虞朝熠都会在这间茶楼里请他喝一壶好茶。

    而这家锦朝茶楼还是天虞王城内数一数二的好,虞朝熠和红缨首先转身进入茶楼。

    店小二见了来的一位俊俏公子和好看姑娘,便迎了上去。

    “小二,还是和平时一样吧。”红缨上前来交代店小二几句。

    “好咧,两位楼上请吧。”

    虞朝熠可是这里的常客了,每月的都会来这里三四次。

    他习惯坐在二楼的一个偏僻角落里,不喜欢太引人注目。

    虞朝熠将自己的白色外袍取下,递给了红缨。便躬身坐下。

    而红缨并没有坐下,她只是接过虞朝熠递过来的外袍,便站在他的身旁候着。

    二楼上面有说书先生在,倒是比一楼的热闹几番。

    虞朝熠一边看着,一边等着虞珩上来。

    “我还以为兄长今天不会出来看我了。”虞珩来了,他坐下。

    虞朝熠倒了一杯茶给他。

    虞珩先是坐下,然后,他的身后有一名男子为他褪下外袍。

    虞朝熠笑着问他,“为什么会这样想?我不都是和以前一样的吗?”

    虞珩张嘴抿了抿一口茶,便说:“兄长越长越大之后,回家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

    虞朝熠低眸看着茶水的波纹,竟是有几分思索之色,他道:“是吗?你也是知道的,我根本就不喜欢王宫的华丽精致,倒是喜欢自己的奚山。”

    “奚山可是当年你送给我的。”虞朝熠又补了一句。

    虞珩一惊,刚喝进去的茶都准备喷出来了,“哈?我当年可是分别送了你和阿桐一座山呢!我怎会想到你竟然上了山就不下来了。早知如此我才不会送你呢!当时阿桐可是把我送给她的山卖给父上换了好多东西,倒不像你。”

    “留在山上很好,不需要再面对王宫里面谁的白眼和非议,很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宫里的人是多讨厌我的。包括你的母上,她可是很怕我会抢走你的皇位的。”虞朝熠悠然的说道。

    虞珩坚定的说道:“我会护着你的。”

    “你贵为凤凰王族,才是继承王位最好人选。”虞朝熠看了看他。

    虞珩轻声道:“兄长也有凤凰血脉啊!”

    虞朝熠道:“若是可以,我宁愿把身上的凤凰血脉全都送给你。我和你不一样,你是真正的凤凰族,而我的身上还有一半的人族血脉,光是寿命我就比你的还短了。你和阿桐迟早会参加我的葬礼的。”

    “呸,什么啊?你才多大?”虞珩皱着眉头,吐槽他。

    虞朝熠乃是凤凰族和人族诞下的血脉,而虞珩和虞桐则是凤凰族和鹓雏所生。母王乃是鹓雏一族的家主,家世庞大,当年和王上喜结之时,也只因母上的家世有助于自己登上王位,而有传言所说那名人族女子才是王上挚爱,但人族寿命很短,那名人族女子很快便去世了,但她和王上却留有一子,便是虞朝熠。

    “你的母上乃是天虞王城内第二势力庞大的世家,凭她家族随便一笔势力便可轻易将我绳之于法,我倒是觉得现在这般清静自在。”虞朝熠道。

    “母上一心想要将她族里的公主嫁于我,想运用家族的势力帮我巩固我在王宫之中的位置。可竟不知那小公主竟是对你一见钟情。”虞珩笑道。

    虞朝熠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喜欢她?”

    “非也。”虞珩笑道。

    “奚山有三主禁,禁酒、禁污秽、禁她。”

    “还主禁呢!你那个地方还没几个人呢就什么都禁。”虞珩道。

    虞朝熠抿了抿茶,便道:“人不多,可有人明知故犯。”

    虞珩撇了撇嘴,正想说些什么,他眸光已转,便注意到了虞朝熠发上带着的精致木头簪子。

    “兄长,你是不是变穷了?”虞珩一时半刻便吐出了这一句话。

    “从何说起?”虞朝熠疑惑问道。

    “平时我都不曾有见你别过玉冠或是玉簪,发带倒是极为常见,如今怎的又下降到木头了?”虞珩倒是极为好奇虞朝熠头上的簪子,看起来真的是挺好看的。

    虞珩刚微起身想要取下虞朝熠头上的木簪来看看,却不料便被自家兄长一手打下。

    “兄长何时那么小气了?难不成是心上人送的?”虞珩怀疑道。

    就连红缨也是抿唇偷笑。

    他可不认为温少卿是自己的心上人。

    “我没有心上人。”虞朝熠尴尬的说道。

    “这红缨姑娘常年在你身边飘荡,你不喜欢?”虞珩看了一眼他身后的红缨,打趣他。

    红缨一愣,便是大惊失色道:“虞珩殿下不可乱说。”她那是怕虞朝熠生气。

    “你再说一句这种话,信不信我送你去出家?”虞朝熠瞪了他一眼。

    “我信。”

    虞朝熠可不喜欢这种玩笑,他真的对红缨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这次出行有什么收获?”虞朝熠抿了抿一口茶,便问道。

    虞珩正想着要回答虞朝熠,但站在他身后的一名男子突然低身将唇贴近虞珩的耳边,似乎是说了重要的事情,竟使得虞珩眉头一皱。

    “看来我们是不能继续聊下去了。”虞朝熠悠闲地喝了一口茶。

    虞珩微微颔首,“我必须得快点回去了。兄长,等过几天我就上奚山拜访你。”

    虞朝熠微微颔首。

    虞珩起身,便顺手拿过自己的衣袍披上,便快步离开了。

    红缨见虞珩的神色、形态和脚步都与之不一样,便问:“殿下,需要我去查看一些情况吗?”

    虞朝熠摇了摇头,说:“不用,要是真的有什么严重的事情,怕是我们不需要知道,阿珩也会表现出来的。而且,我也并不喜欢管理王宫内务。有阿珩在的话,段然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的。”

    “是。”而后,红缨便也不说些什么了。

    随后,虞朝熠和红缨又呆了一会儿,结账之后便离开了。

    虞朝熠和红缨二人是徒步走回奚山脚下的,而上山则乘坐巨型异鸟的。

    此次回到奚山之后,时辰已经到了吃午膳的时间了。

    虞朝熠回来之后有些疲惫,便让红缨不用叫自己吃午膳了。

    虞朝熠平时有一个习惯,自己感觉到疲惫的时候就会去奚山庭后的一座热泉边上。

    这一片热泉名为‘寒荣’,寒荣泉内蕴含着这个奚山之中所有的灵力来源。可虞朝熠喜欢这里只有一个原因,这里是整个奚山内最暖和的地方。

    奚山终年是雪,只有一季才会变得比较暖和一点。

    这里只有一泉一树一石。

    便是寒荣泉紫藤树和大荒石。

    奚山之上唯有一泉是终年暖和,唯有一树的花开不败,唯有一石是焕发生机。

    这里也可以算是这个奚山之上的禁地,平时只有虞朝熠能来散散心,像红缨他们一样是不能够进来的。

    这里灵力虽多,但也只有泉内才有灵力。

    虞朝熠褪下身上的外袍,将其放在大荒石上,自己便倚靠在大荒石的旁边,他将双腿放下泉内。但却没有真正的碰到寒荣泉的泉水,他的双足如同蜻蜓点水一般。

    如此良辰,如此美景,极为动魄。

    这里的环境却是极好,身侧不远处的那一棵紫藤树上不断落下朵朵花瓣,倾落在湖面上,如点点星河,看似极为美丽。

    看着看着,只见虞朝熠的眼皮便慢慢垂下。

    怕是今天出去着实是累得慌,便将自己的头轻轻靠在大荒石的身上。

    虞朝熠的脑袋朝着大荒石那处倾斜过去。隐约间,他发上的簪子竟碰了碰大荒石,便‘哐当’一声掉了下来。

    簪子落下后,不偏不倚的,就落入寒荣泉之中,而足渐沉入泉底。

    簪子从虞朝熠的头上落下后,他原本盘旋在头顶上的三千青丝也尽数落下,飘落于胸前,他却丝毫没有察觉得到。

    簪子沉入泉底,最终跌落底下。

    寒荣泉内的灵气是整座奚山内灵气最为富足、浓郁之地。

    原本它只是一块枯木,本是不能够再一次重生化形。这十年里,它已经足渐吸收了虞朝熠身上很多的灵力了,可是它依旧不能够化形成人。就算是自己已经拥有了一丝丝的神识了,可是他依旧没有察觉出来。

    今时今日,它也只是想要时刻陪伴在他的身边罢了。可是,时间长了之后,它也想要变得和他一样,是个人的模样。

    哗啦。

    她赤裸着身子沉在水中,明眸皓齿,俏丽动人,脑后的三千青丝在水中扩散开来,竟也有一番美景。她的肌肤雪白如玉,像极了这奚山上的白雪。她的眉眼更是像雕刻出来的一样,她的五官精致细腻,双眸灵动而有神,幸亏这寒荣泉内的泉水是热的,不然这名赤裸着全身的少女可指不定要冷得颤抖了起来。

    她看着自己的双手,竟有一种打从心里的满足感。

    做了那么久的木头,如今终于能够化为人形了。

    她那好看的眼珠子在四周转了转,又看了看身下的泉水,竟在里头兴起的玩起了水来。

    水声不大,但是溅起的水花却极为美丽。

    她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她的笑声很轻灵,就像是百灵鸟唱歌一般动听。

    玩了一会儿的水后,她便四处奔波了起来,她在这片寒荣泉内四处的游来游去,像极了湖内的鱼儿一般。

    她很快便注意到了坐在湖边熟睡的虞朝熠。

    她的眼眸用一种好奇的神色打量着虞朝熠的全身。她慢慢的靠近虞朝熠,但并没有浮出水面。

    她只是在水中露出了一个脑袋来仔细的打量着虞朝熠。

    然后,她便欣喜的露出了笑容。便更靠近虞朝熠了。

    她微微伸出一点儿身子,将自己的头靠在虞朝熠的大腿上。便又欣喜的蹭了蹭他的大腿。

    他的身上全部都是她所熟悉的气息呢!

    从紫藤树上落下的花瓣飘落在她的身上,竟又凸显出了一丝动人妩媚的感觉。

    正在熟睡的虞朝熠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这才慢慢的睁开了双眸。

    刚睁开双眸,虞朝熠便看见了水里的赤裸着的豆蔻少女。

    她一看见虞朝熠起身退开了,自己便也跟着起身,本想要靠近虞朝熠的。

    谁知他见了这一幕便更加不好意思了。

    少女如玉一般动人的身躯完全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虞朝熠一手握拳放在红唇边轻咳了一声,一手顺势在前挥了一挥。只见在大荒石上的衣袍便像是长了眼睛一般,飞到了她的身上,将她的身体完全遮挡了起来。

    “不知姑娘从何而来?奚山之上终年冰雪环绕,姑娘不着衣衫可是很容易着凉的。”虞朝熠淡淡的说道。

    “啊……啊……”少女胡言乱语的乱叫了几声,但虞朝熠着实听不懂。

    然后,便见少女有些艰难的从寒荣泉内走出来。踉踉跄跄的,看起来似乎还有一点不会走路的样子,磨蹭了一会儿才来到了虞朝熠的面前。

    “朝……熠,朝熠。”

    少女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刚才她的笑声一般,竟让虞朝熠觉得自己的名字从他的嘴里出来是那么的动听,不可亵渎。

    “姑娘是如何来到奚山的?又是为何来到奚山禁地的?”虞朝熠努力的稳住自己的情绪,问道。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