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修士
步枪打蚊子 作品

第六十八章 特授的箓碟

    谁也不会想到,静极思动的老天师,竟然会在这样的天气里,独自来见位于星牙岩修行的胡玄宗。做为修行界得高望重的前辈,很多修行中人都难有机会一见老天师真容。

    虽说老天师穿的道袍也很普通,可真正的修行中人,唯有祭祀仪式之时,才会根据等级不同穿着不同的道袍。即便是普通道衣,穿在老天师身上依旧出尘飘逸。

    如若来之前只是出于好奇,那么见到胡玄宗之后,老天师却觉得自己来对了。眼前这个出身山野小观的年青修士,带给他一种完全看不透的感觉。

    表面看起来,胡玄宗境界似乎比他低。可无论先前窥探或三尺不染尘埃之术,老天师自问他要做到,也绝没胡玄宗这样潇洒随意。这说明,胡玄宗实力很不简单。

    出于爱才之心,老天师笑着道:“道友若不嫌弃,可愿随老夫去内门修行?”

    “多谢老天师厚爱!然玄宗身为葫芦观本代观主,无法长离山门。此番来贵观,也只为修得道家箓碟而来。待一月修行期满,贫道便会回返山门。”

    老天师话中之意,听上去是邀请胡玄宗去天师府的内门之所修行,可何尝没有深意呢?真去了内门,若胡玄宗不答应加入,则有泄露天师府内门之所的隐患。

    即已知道有所不妥,胡玄宗又何必自找麻烦?加入天师府,虽然有名门大派当靠山。可相应的,葫芦观就会断了传承。这对胡玄宗而言,是万万做不到的。

    “可惜了!”

    面对老天师的婉惜,胡玄宗却笑着道:“葫芦观与天师府一衣相传,只是修行之所不同,可终归也同为一地修行之脉。只要心中有道,在那修行其实都一样!”

    “也是!以你的修为,为何还要修箓碟呢?”

    “家师仙逝之前,贫道刚刚年满十八。早年随家师也到访过天师府,这次来借贵宝地修行,也是为修得箓碟接掌道观。我辈中人,有时也需遵行世俗礼法嘛!”

    没有道家箓碟,便不属于官门认可的方外之人,自然就无继承葫芦观道产的资格。虽说胡玄宗也可封山,可那样做的后果,无疑是在挑战官门制定的法度。

    令老天师接下来更加意外的,还是胡玄宗的博学。诸多道经,胡玄宗竟然都能说出自己的见解,让老天师也有种受教的感觉。一时间,老天师也很好奇胡玄宗的道观。

    听闻葫芦观传承至今已有八十一代,后期更以师徒传承延续,也收藏有不少道家典籍。想了想道:“道友,不知贵观是否欢迎贫道借阅一番私藏典籍呢?”

    “老天师能驾临葫芦观,自是贫道的荣幸!只是贫道爱清静,老天师若来,最好不好惊扰太多人。不然的话,贫道所在的山门,往后怕是很难清静了。”

    “这是自然!等下次有机会,贫道一定去贵观,与道友继续坐而论道!”

    “晚辈之荣幸!”

    拱手回礼,胡玄宗目送悄然而来的老天师离开。看了看天时,胡玄宗也不再继续修行,而是站在岩顶之上,观望着云锦山下的晨曦之景,也别有一番韵味。

    回到休息的住处,值夜的道人看到胡玄宗安全返回,也显得长松一口气。而此时的胡玄宗,身上道袍已然全湿。回房后,便重新换了一身道袍。

    可他不知道的是,回归内门的老天师,也指令弟子将有关葫芦观的资料找来。仔细查阅之后,发现胡玄宗并未欺瞒于他。民国时期,葫芦观便以师徒传承方式修行。

    只是更早的资料,天师府却并未留存。事实上,这也很正常。明清时期便存在的葫芦观,根本不用像